“地溝油”變廢為寶 上海試點加注生物柴油

2017年11月14日08:4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上海試點加注生物柴油

  位於上海奉賢區和浦東新區的2個加油站,近日作為試點開始對外銷售B5生物柴油。這意味著,餐廚廢棄油脂制成的生物柴油終於擺脫了“實驗室”階段,打通了市場化的“最后一公裡”,大面積復制推廣應用指日可待。

  和普通柴油品質沒區別

  餐廚廢棄油脂歷經去除雜質、化學反應、蒸餾等多道工序,可得到精制的脂肪酸甲酯,也就是俗稱的生物柴油。根據我國國家標准《生物柴油調和燃料》,能夠車用的生物柴油必須是“調和油”。此次2個試點加油站提供的B5生物柴油,由5%的生物柴油與95%的礦物柴油調和而成。同時,還要通過硫含量、酸值、水含量、凝點、多環芳烴等幾十項質量指標的考核。

  筆者在南亭公路、浦衛公路路口的一座加油站內看到,2個加油器經過改造,有4柄加油槍可以提供B5生物柴油的加注服務,相關加油位的地面上貼有綠底白字的“生物柴油”標記。加油站高高豎起的站牌上,也增加了“生物柴油”4個大字,提醒著過往的車輛。該站的一般柴油售價是6.02元/升,而加注B5生物柴油可打9.5折,售價5.72元/升。目前,奉賢這座加油站儲備了約10噸B5生物柴油,按每輛車一次加注60升計算,預計四五天就可以加完。服務員表示,發票上將注明是“生物柴油”。他們給車輛加注前,會主動明示油品並詢問駕駛員意願。

  筆者隨機採訪了幾位進站加油的車主,他們普遍對生物柴油表示歡迎,但都以“吃不准品質”“單位報銷時可能不接受”等為由,沒有選擇生物柴油。

  對此,同濟大學教授樓狄明表示,能夠進入中石化加油站試點的生物柴油,其品質已經過反復考驗,用起來和普通柴油幾乎沒有區別。據他介紹,自2013年9月29日上海第一輛使用“地溝油”的70路公交車上線運營,至2017年9月30日,共有104輛公交車參加了《高比例餐廚廢棄油脂制生物柴油上海市應用體系研究》課題。使用3種規格(B5、B10、B20)生物柴油混合燃料的這些公交車累計運行1560.72萬公裡,消耗餐廚廢棄油脂制生物柴油45.63萬升。近10個月來,又有32輛環衛車參加了上述試驗,累計運行8.31萬公裡,消耗餐廚廢棄油脂制生物柴油2405.6升。

  結果顯示,使用B5生物柴油后,試驗車輛發動機的活塞頂部、氣門、噴油器等關鍵零部件表面都沒有積碳,也未出現與油路相關的故障﹔部分車輛還出現了尾氣排放的改善,相比純柴油,一氧化碳、碳氫化合物、超細顆粒物等排放均有小幅降低。

  破解“吃不飽”“沒錢賺”

  樓狄明坦言,“地溝油”成為車用燃料的技術,早在10多年前就已攻克,其參與的課題成果“混合柴油燃料車用關鍵技術及應用”奪得了上海市2012年度科技進步一等獎,但此后,要讓“地溝油”徹底脫離實驗室而走向市場,須過兩道關:“吃不飽”和“沒錢賺”。

  所謂“吃不飽”,就是原本沒有穩定的“地溝油”來源,無法保証生物柴油的穩定量產。這一問題在2013年被攻破,在上海市食安辦牽頭下,市食安辦、市綠化市容局、市食安聯合會、同濟大學、上海華誼集團和上海中器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簽署了“上海市餐廚廢棄油脂循環利用六方合作協議”,明確全市收集的餐廚廢棄油脂優先供應公交試點項目。隻要條件允許,上海每年產生的約三四萬噸餐廚廢棄油脂都可以運到指定單位,制出生物柴油。

  所謂“沒錢賺”,是受制於較高的收運和處置成本,上海生物柴油生產企業長期處於成本倒挂的窘境。從2010年開始,上海處置企業的“地溝油”收購價要按國際原油、棕櫚油、甲酯三者國際價格之和的一定比例來計,一旦遇到國際油價走低,生產線開得越久就越虧。這一問題在2016年解決,《上海市餐廚廢棄油脂制生物柴油收運處置應急扶持辦法》頒布,將在市場失靈的情況下,對相關處置企業的虧損進行補貼,確保其能維持正常運轉。

  上海市食品安全工作聯合會副秘書長鄭樹鬆表示,依靠財政支持,並非長久之計,關鍵還是要從市場裡找出路。這次生物柴油進入社會加油站,就是邁出了巨大的一步。“有加油站能接受生物柴油,就能讓公眾真正接觸到生物柴油。隻有增加了解,整個社會才會進一步接受、認可這種新型的能源消費方式。”

  上海市食藥監局局長楊勁鬆表示,“通過生物柴油這條路徑,上海已實現了餐廚廢棄油脂的閉環式管理。”未來上海還將繼續提升技術標准,運用市場化運作的模式,推進餐廚廢棄油脂制生物柴油的多元化應用,從公交車、環衛車擴大到物流車和長江貨運船等,並探索建立適合上海實際且安全可靠、能有效降低成本的混合柴油燃料儲存及加注體系,更加完善全產業鏈監管體系及市場營運模式。

  (據《解放日報》陳璽撼)

(責編:楊迪、賀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