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核電標准躋身強國有了時間表 完整體系彌補短板

2018年09月12日08:59  來源:科技日報
 

中國核電標准躋身強國有了時間表

目前兩台“華龍一號”正在巴基斯坦建設,在英國建設“華龍一號”已被列入議事日程,我國和阿根廷也已簽訂意向合同,未來還會有更多我國自主設計的核電機組走出國門。

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的《關於加強核電標准化工作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引發業內外廣泛關注。

“過去我們出了不少標准,但是缺乏一個完整的體系。”參與《意見》編寫的中國工程院院士、中核集團科技委副主任葉奇蓁近日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作為一個核電大國,應該立足於自己的工業標准,不能把核電的標准寄托在別人身上。《意見》旨在根據我國實際,制定我國自己的核電標准,以適應我國核電的發展。

讓中國核電標准走出去

“現在抓核電標准問題,是時候了。” 葉奇蓁告訴記者,我國核電標准體系建設工作其實已開展了好幾年,如今時機已經成熟。

“作為一個核電大國,不能把核電標准寄托在別人身上。”葉奇蓁舉例說,標准裡很大的一塊是材料標准。雖然關鍵核電材料在性能、強度、韌性等方面的差異都很有限,但美國和法國的核電材料都有自己的特點,挂著各自牌號。現在這些材料在我國基本都實現了國產化,但因為要用在法國標准或美國標准設計的核電站上,不得不挂一個外國牌號在那裡。

而此次《意見》也明確指出,核電標准化是支撐我國核電安全和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保障,是促進核電“走出去”的重要抓手,對推動我國由核電大國向核電強國邁進具有重要意義。目前兩台“華龍一號”正在巴基斯坦建設,在英國建設“華龍一號”已被列入議事日程,我國和阿根廷也已簽訂意向合同,未來還會有更多我國自主設計的核電機組走出國門。

“走出去”涉及到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話語權,而標准是技術上的話語權。

葉奇蓁回憶起一件往事。秦山二期2號機組的一個安全端即將裝料時,出現了焊縫缺陷,請來美國人合作,雙方就到底按照建造篇標准還是運行篇標准,產生了爭議。

當時核電站雖然還未運行,但建造、調試已經完成。從邏輯上講,不可能因為一條焊縫全部推倒重來,應該按照運行篇標准來執行。但如果採用美國標准,隻能請美國ASME標准的權威來解釋,話語權在別人手裡。

“假如我們的‘華龍一號’在巴基斯坦出了問題,如果有自己的標准,解釋權就在我們手中。”葉奇蓁看來,有了標准才有自己的話語權。

完整體系彌補核電標准短板

我國過去編寫了不少核電標准。

國家能源局科技司相關負責人此前接受記者提問時提到,近年來,我國核電標准化工作取得階段性進展,發布核電標准900余項,基本形成了覆蓋核電全生命周期各個階段的標准體系。但葉奇蓁表示,雖然標准不少,但缺乏一個完整的體系。而這次《意見》的總體目標正是圍繞著“形成標准技術路線統一、結構完善的核電標准體系”進行。

兩三年前,我國開始著手建設標准化的體系。葉奇蓁認為,這當中比較難以統一的,是核電機械標准和電儀標准。

各設計院的電儀標准一般採用國際通用標准,即IEC(國際電工委員會)標准,這比較容易統一。

機械方面則出現了兩個源頭,一個是美國的ASME,一個是法國的RCC。二者稍有差別。特別是機械設備的材料標准,微觀方面體系上有些不一致。比如說,美國人的材料強度用氮來調控,而法國是用碳來調控,因此產生了材料規范差異。

對此,《意見》在重點任務中提出,要以核島機械設備領域為切入點,重點開展標准技術路線統一專題研究,統籌考慮我國核電安全性、經濟性及工業基礎和監管體系,加強試驗驗証,制定我國自主統一的核島機械設備標准。

“根據中國核電的實際,符合中國國情,並與兩個不同源頭的現行標准相適應,制定中國標准十分重要。”在葉奇蓁看來,建立“自主、統一、協調、先進”的標准體系這八個字是有深刻意義的。“核電標准化應該有自主精神,創新思維。如果還停留在照搬國外標准的思維上,中國的核電標准永遠合不起來,而且也不可能前進。”

2027年實現核電標准國際領跑

按照“完善機制、加強實施、統籌規劃、助力出口”的原則,《意見》分三個階段提出發展目標:一是用1—2年時間,進一步完善和優化我國核電技術標准體系﹔二是通過5年左右的努力,實現我國核電標准良好應用﹔三是經過10年時間,能夠躋身核電標准化強國前列,在國際核電標准化領域發揮引領作用。

這些目標設定的依據是什麼呢?

“這些目標不是拍腦袋拍出來的。”葉奇蓁認為, 經過一到三年,實現我國核電標准的統一和並軌,這個目標應該可以實現。而2027年的目標提出,則是因為標准要不斷改進和提升,也需要開展大量的研究,以提高標准水平。

但他也表示,目標實現中並非沒有困難。其中一大困擾是,一部分業內技術人員,習慣沿用已用過的標准,不敢有所創新。

按照《意見》,現在由能源局牽頭,國家標准化局進行技術指導,國家安全局參與,三家單位組成國家層面的核電標准化領導小組。下面建立各級、各個專業的標准化專家委員會,牽頭來做核電標准的研究、編制和統一工作。

“我們制定標准不是為了保護我國的已有水平,而是要向國際上先進的標准、先進的水平看齊,同時還要不斷創新,逐步做到國際領先。”葉奇蓁舉例說,比如在安全防護方面,肯定用中國標准,因為外國的標准要求都比我們的低。而機械標准方面,就要從原材料入手,逐個進行整理。這個龐大的系統工程需要三大核電集團與制造廠聯合起來,編制一個符合國情,既先進,又能做得到的機械設備標准,由標准化委員會審定發布。

他同時表示,核電標准其實是通過工業實踐做出來的,我國有世界數一數二的核電建設和運行經驗,制定中國先進的核電標准是完全有信心的。(記者 陳瑜 實習生 蔣騫)

(責編:余璐、賀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