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電過剩產能的背景下 煤炭行業如何“走出去”?

2018年10月12日09:06  來源:中國能源報
 
原標題:煤企“走出去”需提升“綠色”含量

  僅2017年,我國企業在“一帶一路”國家實施的煤炭項目、工程建設投資就近50億美元。

  上述數據來自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中國煤炭加工利用協會、煤炭科學研究總院等多部門聯合完成的《中國高耗能行業“一帶一路”綠色產能合作發展報告》(下稱《報告》)。《報告》稱,“一帶一路”倡議為我國煤炭企業走出去提供了巨大機遇。在我國大力化解煤炭過剩產能、嚴控煤電過剩產能的背景下,煤炭行業應如何借助“一帶一路”的東風繼續擴大“走出去”步伐?

  資源開發仍是主要方式

  相關資料顯示,我國煤炭企業主要通過海外資源投資開發、技術裝備輸出、資源勘探國際合作、承包工程及勞務輸出等方式實施“一帶一路”倡議。粗略統計,煤炭資源開發在所有項目中所佔比重最大,接近40%,其次是技術裝備輸出類項目,佔比超過兩成。

  事實上,“一帶一路”倡議為煤炭企業“走出去”帶來巨大空間。資料顯示,“一帶一路”沿線及相關國家多為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普遍處於經濟上升期,基礎建設、電力缺口巨大,煤炭需求旺盛。

  而煤炭資源開發或仍是未來一段時間內我國煤企“走出去”的重要方式。《報告》建議,基於多方面因素考慮,2018年及今后一段時間,我國煤炭企業可以通過購買煤炭資源、獲取煤炭勘探權或開採權等方式加強與發達國家煤炭開發力度,從而獲取稀缺煤種資源。

  另有業內人士指出,在獲取海外資源的同時,我國煤企應主動參與全球煤炭市場貿易的分工體系,逐步擴大世界煤炭市場份額。同時,可以通過發展綠色煤電等下游產業,在當地發展煤炭綠色清潔加工利用產業等方式,帶動當地上游煤炭產業發展,促進綠色貿易、綠色供應鏈、環境保護產品與服務等相關合作。此外,也需結合我國煤炭裝備制造優勢和煤電技術優勢,向沿線及相關國家輸出成熟、先進的工程服務、採掘裝備和煤電技術,實現從產品輸出到人力、裝備和技術輸出,提升中國煤炭裝備在全球市場的佔有率,逐步形成工程服務與裝備技術的品牌優勢。

  環境風險成重要影響因素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作為高耗能行業,煤炭產業對環境的污染是繞不開的問題。業內人士認為,環境風險不僅影響煤炭海外項目的實施和收益,甚至有可能加大投資風險。

  那麼,如何將煤炭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面臨的環境風險降至最低?或許還應從提升自身素質做起。

  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主任馬駿表示,目前,我國正推動上市公司環境信息披露,即上市公司中的重點排放企業要披露其包括二氧化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用水用能在內的主要排放指標。到今年年底,將實行半強制措施,即企業可以披露上述指標,也可以不披露,但如果不披露,必須說明不披露的原因;而到2020年,所有上市企業必須強制性披露上述指標。

  馬駿認為,隻有這樣,才能讓資本市場真正識別哪些企業是綠色的,哪些企業是非綠色的,從而更有效地把資源配置到綠色企業和產業中,也可倒逼高耗能行業提升自身的“綠色”含量。

  “必須注意的是,‘一帶一路’倡議絕不是輸出我們的高污染高耗能產能,‘綠色’是‘一帶一路’的重要元素。”商務部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張建平強調。

  煤炭科學研究總院戰略規劃研究院副院長吳立新表示,在仍需要煤炭作為重要能源支撐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選擇不同的開發利用方式對環境影響的程度差別非常大。與傳統方式開發利用相比,煤炭的清潔高效開發利用方式,能實現對生態破壞最小、對環境和健康影響最小,利用中國先進的開發利用技術和理念,促進“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煤炭的開發利用水平提升,是實現煤炭這種傳統能源綠色發展的重要內容。

  煤制化肥最具輸出優勢

  除了煤炭資源開發,作為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重要方式、煤化工是否也有借“一帶一路”倡議機遇大幅走出國門的可能?

  一位不願具名的行業專家表示,事實上,國外對引進中國煤化工技術的態度要謹慎得多。原因之一是目前國際上基本還是以油為主要能源,另一方面,全球對環境問題非常關注,尤其是對二氧化碳排放格外重視。此外,在經濟方面,上馬一個大型煤化工項目所需要的資金少則幾十億,多則上百億,投資數額巨大。國外大都是私營企業,因此項目資金來源成為重要制約因素之一。

  而對於最有可能“走出去”的煤化工技術,該專家表示,由於煤制油、煤制氣等現代煤化工在國內還處於示范和示范升級階段,本身還未十分成熟,產能也遠未過剩。因此,從綜合成熟度和產能考慮,煤制甲醇和煤制化肥更適合產業輸出。但甲醇更主要的是作為中間體,還要配套下游生產,而化肥在所有國家都應該會用到,所以煤化工中煤制化肥更具有輸出優勢。

  對此,《報告》指出,我國70%的化肥項目都是煤制化肥,而國外主要是用天然氣生產化肥。2016年,盡管我國化肥出口總量下降近五分之一,但出口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化肥量卻不減反增。這一方面說明“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對化肥產品需求量大,另一方面也意味著我國的化肥生產和裝備制造技術已接近世界先進水平。《報告》認為,印度、泰國、菲律賓和越南都是需求較大、值得關注的國家。(別凡)

(責編:余璐、賀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