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項目核准持續收緊  老項目建設進度滯后

海上風電資源遭遇“圈而不建”?

記者 蘇南

2020年03月25日10:07  來源:人民網-中國能源報
 

  核心閱讀

  大量已核准海上風電項目“圈而不建”並非企業本意。究其原因,有的是因為開工手續不全﹔有的是因為涉及機密區域﹔有的是受安裝船短缺制約﹔有的是受制於葉片材料和風電整機供貨緊張。

  2019年,全國海上風電新增裝機量相當於“十二五”期間總裝機量的近兩倍。進入“十三五”收官之年,超額完成“十三五”裝機目標已毫無懸念。

  當前,不少企業手中握有大量海上風電資源,卻受制於各種因素無法開工建設。回首“十二五”期間,業內最關注的是,海上風電如何步入快車道﹔而現在,業內焦慮的則是,海上風電如何保持平穩發展勢頭,避免“過山車”式的大起大落。

  政策調控海上風電發展節奏

  近日,國家能源局發布的2020年風電項目建設方案明確提出,“並網容量、開工規模已超出規劃目標的省份暫停2020年海上風電項目競爭性配置和核准工作”。這意味著,除個別地區仍有余量之外,2020年基本不會有新增核准項目。

  “今年風電政策的明確,表明國家層面也擔心海上風電行業在繁華過后陷入低谷,有意控制節奏。”一位不願具名的風電行業人士對記者表示。

  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中心研究員時璟麗則對記者表示:“已超出規劃目標的省份暫停2020年海上風電項目競爭性配置和核准,這是依據科學規劃,實現穩步發展。”

  數據顯示,2014-2018年,我國海上風電裝機容量由40萬千瓦增加到363萬千瓦,年均增速達74%,是陸上風電增速的4倍。截至2019年底,我國開工在建的海上風電規模已達10.428吉瓦。

  我國海上風電項目主要集中在江蘇、福建、廣東等省,業主主要是中廣核、華能、三峽、國家電投等央企。正是大型央企攜手地方政府,近年來共同推動海上風電走上“快車道”。

  對此,時璟麗分析認為,東部沿海省份經濟條件好,電力負荷高,環保壓力大,發展可再生能源是有效路徑之一,建設海上風電可促進當地清潔能源和清潔產業發展。伴隨可再生能源配額制實施,各地也面臨持續提升清潔能源消納比例這一挑戰。加之,之前較為優越的電價補貼政策,多種因素點燃了資源大省對海上風電的熱情。

  多重因素導致“圈而不建”

  值得關注的是,近幾年,不少央企為了打造海上風電名片,紛紛“圈海”。尤其是中廣核、三峽新能源、國家電投等企業“囤積”了大量海上風電資源。按照並網時間表,建設完成這些項目面臨著較大挑戰。

  以廣東為例,中廣核在廣東資源儲備高達2801.5兆瓦,被業界譽為“廣東海上風電霸主”,但即便到明年底,其計劃並網容量僅為1802.5兆瓦﹔三峽新能源廣東海上風電資源儲備2700兆瓦,到2021年底計劃並網容量為1700兆瓦。

  在部分業內人士看來,目前海上風電大干快上有點像以前光伏行業“圈地運動”。那麼,海上風電“圈而不建”是企業盲目囤積資源所致嗎?“項目無法開工,原因各不相同,有的是因為開工手續不全﹔有的是涉及機密區域﹔有的是受安裝船制約﹔有的是受制於葉片和整機供貨緊張。”一位不願具名的華能集團知情人士向記者直言。

  “海上風電門檻相對較高,項目建設受到整機制造能力、安裝施工能力、並網條件等多種因素制約。如2019年雖然行業熱情高漲,但受到以上因素制約,年新增裝機僅接近200萬千瓦。”時璟麗對記者表示。

  據時璟麗分析,考慮海域資源、電網輸送等條件,集中成片開發海上風電有其優勢。這也是企業紛紛圈佔大量海上資源的一個因素。

  在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秦海岩看來,雖然不少企業手上有大量未開發資源,但並不能據此認為海上風電產業存在泡沫。

  建議地方政府接力支持

  前瞻產業研究院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我國在建海上風電項目數量全球佔比達56.5%﹔我國在建海上風電項目的裝機容量全球佔比達52.9%,均超過全球增量的一半。

  “2019年我國海上風電新增裝機位居全球第一,已是全球最大海上風電市場。”時璟麗表示,“根據‘十三五’期間企業項目儲備情況、地方核准情況,並考慮制造業和安裝能力、電價補貼政策調整等,2020年和2021年我國有可能繼續成為全球最大海上風電市場,並且從規模看,將是穩步增長的市場。”

  在此背景下,企業持續看好我國海上風電的發展前景。但是,若不能在國家補貼完全退坡前實現核准項目並網,則無法享受相應的電價政策。失去了電價政策的護航,資源開發的經濟性將面臨更大挑戰,這也使得手握資源的企業更加舉棋不定。

  時璟麗也指出,從國內外研究和行業預期來看,“十四五”前半段,我國海上風電成本與常規電源相比仍有一定差距,需要地方政府對海上風電發展予以有效的政策支持,助力海上風電真正實現“平價”。

(責編:杜燕飛、王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