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45%新建大楼在中国 只有百个符合绿色标准--能源--人民网
人民网

全球45%新建大楼在中国 只有百个符合绿色标准

2011年01月14日09:46    来源:《南方日报》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位于广州珠江新城中轴线北入口、高303米的超甲级写字楼———利通广场,因其在对绿色、节能追求上的突出表现成为广州首个获得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LEED金级认证的建筑。因为这个因缘机会,南方日报独家专访了利通广场的设计方国际著名建筑设计公司墨菲-扬的执行副总裁弗兰西斯科及设计、推行LEED认证的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国际部副总裁关芷芸。

  对于一个绿色建筑的诞生过程来说,这两个人正好把住了首尾两道关——— 设计和认证。对于建筑节能,两人有着许多共同的理念;对于中国建筑节能的未来,也提出了很多颇有见地的建议。

  人物简介

  弗兰西 斯 科(FranciscoGonzalez)

  墨菲-扬 建 筑事务所执行副总裁。墨 菲-扬事务所的代表作包括慕尼黑订购中心、21世纪塔楼、凯宾斯基大酒店、曼谷国际机场、肯尼迪机场联合航站楼等。

  关芷芸(Ms.JannivineKwan)

  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国际部副总裁。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 推 行 的LEED认证是目前国际上公认的最完善、最有影响力的绿色建筑评估体系。

  谈绿色建筑节能成本即使占10%也不过分

  南方日报:一个怎样的建筑才算得上是绿色建筑?

  弗兰西斯科:我们在用绿色这个词的时候特别小心,绿色就是要使用更少的材料,更少的水,消耗更少的能源,制造更少的垃圾。我们用的材料更少,我们的建筑就更加绿色,这是我们对绿色建筑的基本定义。

  关芷芸:绿色建筑的核心还在于,它对使用者来说也应该是舒适、安全和健康的。

  南方日报:也就是说绿色不仅仅包括所应用的节能技术,施工的过程,也包括了综合的使用,以及人使用这个建筑的感受等等。绿色建筑包括多层次的、丰富的内涵。

  弗兰西斯科:不错,我们对绿色的理解确实是全面的概念,这也是我们非常引以为豪的。我们的设计并不是跟风,这种可持续性是融入在我们的思考、设计之中,您看到在建的利通广场大厦,并不是非常疯狂的设计,它是非常实际和高效的项目。

  南方日报:如果仅从技术层面来看,利通大厦应用到了哪些节能技术呢。

  弗兰西斯科:大楼里采用了很多节能系统,比如冷却、供暖、照明、二氧化碳排放的监控、采光的控制以及感应设施等等,还用回收的建筑废物用来填埋建筑工地。

  关芷芸:利通广场有很明确的想法和意图,从设计到施工到现在的阶段,包括到运行,绿色的理念贯穿到整个建筑思想和建造过程里,这也是利通广场能拿到LEED绿色认证的原因。

  南方日报:对利通广场是否有做过评估,它在实际投入使用之后,能够达到怎样的节能效率?

  弗兰西斯科:我们现在还没有做这方面的测算,因为前期只能用计算机来模拟,但是实际使用是怎样现在还不确定。对设计师和设计公司来说,我们更关注使用期间如何来跟踪和监控节能的情况。

  南方日报:那利通广场花在节能上的成本大概是多少?这个成本在同类的建筑中,处于什么样的水平?

  弗兰西斯科:一般的节能建筑,它比不使用这些节能技术的建筑要多出2%-5%的成本。在利通大厦中,投资方大概需要多投入5%的成本。这听起来是很大的数字,但是回报是非常高的,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大楼的使用年限会更长;第二在能源使用方面,可以节省很多的资金。

  另外,拿中国打比方,如果按照非节能的方式来建楼,大概到2020年的时候,中国所有能源都会消耗光。因此节能是必须的。因此增加了2%-5%的成本其实并不多,即使是10%也不过分,我们要看到整个宏观的紧迫性。

  谈节能流派不能忽视建筑中隐含的能耗

  南方日报:现在的建筑节能界,似乎有两种流派:一种是充分利用最顶尖的节能技术,不惜成本来实现节能,这种建筑往往会起到先锋示范效应,但也面临着成本过高、技术不成熟导致节能效果不理想的问题;另外一种则更加务实,充分考虑成本和节能之间的平衡。我感觉利通广场比较接近第二种。

  弗兰西斯科:您的判断是准确的,利通广场属于第二种流派。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整个建筑都是以技术驱动的,技术越先进越好,采用了很多自动化的系统,这些建筑根本不用人来控制;但现在的建筑更加倾向人性化,比如由人来开窗而不是自动化、空间不要太深,可以控制采光等等。我觉得利通广场非常好的平衡了好的技术和人性化的理念,节水、控光、节能的好处都能实实在在地让使用者享受到。

  南方日报:那刚刚我提到的第一种流派的建筑,您觉得还有必要去做吗?

  弗兰西斯科:并不是说更加喜爱或者偏好于哪种流派,我们要考虑到哪种流派是有意义的,是可行的。我们应该考虑在正确的背景下做正确的事情。

  我们要考虑到建筑中隐含的能耗,就是建材的生产环节以及建材的使用量所包含的能耗,这是很重要的。有的建筑可能要消耗很多建材,即使在运营过程中节能效果会稍好一点,但它先天在节能上就处于劣势。

  谈中国建筑应建立一个开放的评估体系

  南方日报:对绿色建筑的推动,一个完善的评估体系必不可少。LEED认证在短短时间内,就成为了国际上公认最完善、最有影响力的绿色建筑评估体系,成功的秘诀在哪里?

  关芷芸:我们的工作人员中有几千名义工来自行业内部和我们的会员公司,对建筑的评估都是由他们去做的。关于标准的设立,绿色建筑应该怎么去做,也都是来自于他们的。这个办法很好,因为他们也是我们的客户,花很多时间参与到这个标准的制定,相当于是对自己的一个承诺,就会共同来推动LEED认证向前走,争取把这个工具带到每一个国家。

  南方日报:其实中国也有自己的建筑节能评估体系——— 绿色建筑三星认证。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认证获得的认同度并不高。对于现在很多中国建筑“舍近求远”去争取美国的LEED认证,您怎么看?

  关芷芸:选择一个评估体系实际上是选择一个工具,很多人会选择自己最熟悉的工具,可能因为很多人已经认识了LEED,所以选择它。但全世界或者一个国家有很多的评估系统是一件好事,证明绿色行业在这个国家是在发展的,如果没有这个系统,没有人关心评估系统这个概念,这个才是问题。我觉得中国的绿色评估系统也会完善,慢慢也会有很多人来用,可能需要一点点时间。

  南方日报:那给中国的绿色认证提一些建议吧,应该怎样来完善?

  关芷芸: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把所有的用户都参与进去,如果只是官方、研究机构或者某一个企业来做,是一个封闭的系统,那这个评估系统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让市场了解。

  南方日报:对于中国建筑节能的现状,以及建筑节能的市场怎么看?

  弗兰西斯科:我觉得中国人的担子很重。我刚刚了解到一个数据,说世界上有45%的新建大楼都在中国,在这样大量的大楼中只有100个左右是真正遵循了绿色标准,这种情况显然不乐观。另外要考虑的是建筑业是污染能耗大户,因为建筑要用到很多的煤、很多的钢材,碳排放是很大的问题,如果45%的新增大楼都是在中国完成,那碳排放是非常巨大的。

  中国有很多的基础设施项目正在做,也创造了很多就业,但是在这方面,怎么样能够更负责任,绿色的、可持续的设计建筑,我觉得这是中国同行需要解决的问题。

  南方日报记者 卢轶 见习记者 谢梦

  统筹 陈韩晖
(责任编辑:李彤)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网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