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峰先荒空前缺电 三省再调上网电价--能源--人民网
人民网

未峰先荒空前缺电 三省再调上网电价

彭国华

2011年05月19日10:26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昨日,继4月份上调山西、河南等十余省上网电价后,国家发改委打算补充上调江西、湖南和贵州三省火电上网电价2分/度,这一举措被认为将大大缓解火电的成本压力。

  入夏之初,国内部分省区出现“未峰先荒”的现象,这场缺电甚至被誉为“2004年大缺电以来最困难的一年”。而对于诸多企业与用户来说,夏季的高峰用电才刚刚来临。业内分析师表示,由于煤炭价格上涨,加上高耗能行业复产,导致今年夏季用电缺口将进一步加大。在火电企业发电积极性日益下降之时,相关部门选择从电网企业“中间环节”破解,这无疑是“目前最优的选择”。

  ◎影响 火电成本压力稍缓

  说起电荒,占据电力供应七成以上的火电不得不谈。业内专家认为,由于近两年煤炭成本持续上扬,造成火电企业发电积极性下降,加上比较“高昂”的中间电力成本,出现“电荒”现象不可避免。

  记者从广州港方面获悉,受需求趋旺、港口煤炭库存走低等因素影响,广州港煤炭价格继续保持增长。截至13日,广州港煤炭库存周环比回落9.25%,5000大卡发热量大混煤炭价格周环比上涨1.18%至855元/吨,然而,这一价格比去年同期的约600元/吨上涨40%以上。

  有数据显示,截至5月6日,粤电集团电厂煤炭库存周环比下跌8.1%至85.1万吨。业内人士认为,这差不多只是“半个月左右的库存”。由于需求不减,加上供应不足,煤炭价格依然有着强烈的上涨动力。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表示,造成电荒的原因在于发电企业的积极性不高,但受到政府要求稳定电煤价格的影响,这也打击了供煤企业的积极性,并进一步造成“煤电”之间的恶性循环。

  业内专家表示,除了煤炭成本的压力,电力供应的中间环节利润过“肥”也让火电企业显得心理不平衡。统计数据显示,从2008年开始,全国五大发电集团(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电集团和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就持续亏损的局面,三年合计亏损达600多亿元。

  然而,作为供电渠道商的电网却赚得“盆满钵满”。2010年,国家电网公司盈利450.9亿元,南方电网公司盈利100.84亿元,同比均有不小的涨幅。一边是火电迫于成本压力“停机检修”,一边是电网企业“埋头赚钱”,相形之下,优劣立现。

  4月上旬,国家发改委上调全国16个省(区、市)上网电价,其中山西涨幅最高达2.6分/度,山东等五省上调2分/度,河南等两省上调1.5分/度。昨日,国家发改委拟补充上调江西、湖南和贵州三省火电上网电价2分/度,这一举措由于并没有将成本摊到百姓头上,因而并未给CPI造成压力,也颇受到居民的赞许。

  ◎分析 供给缺口依然存在

  一边是火电企业再度亏损压力,一边是不断加大的电荒局面,火电企业似乎唯有依靠“调价”才能脱困。然而,当电价上调又遭遇CPI的掣肘时,电价的调整也只有向中间渠道——— 电网企业寻求途径。

  根据国家统计局前不久公布的数据,4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同比上涨5.3%,其中,食品价格上涨11.5%,工业品出厂价格同比上涨6.8%。1至4月份,CPI上涨幅度达5.1%。高企的CPI让居民对销售电价上调一分一厘都能产生强烈的反应。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表示,电价确实已经到了调整的必要,最近发改委对各省煤电的价格做了一些调整。这一目的就是让发电厂能够保证安全的供电,目前确实存在一些发电厂不愿意发电的现象,“因为他们现在发得越多赔得越多”。

  对于赣湘黔三省上网电价每度上调2分的消息,有舆论认为,“上调2分钱相当于到厂标煤单价上涨60元/吨左右,这将大大缓解火电的成本压力”,然而韩晓平表示,由于煤电价格之间的“差价”太大,现在即便加一两分钱也是于事无补,因为煤价上涨的幅度非常之大。

  统计数据显示,自2002年底开始电力体制改革以来,煤价涨了2倍以上,而同期火电企业的平均上网电价仅仅上涨20%左右。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表示,目前,大约需要每度上网电价提升3分钱,才可以解决火电普遍亏损问题。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总经理陆启洲甚至认为,“目前每度火电的电价缺口已经达到5分钱左右。”

  据了解,目前国内各地居民销售电价相差并不是太多。比如,广州的居民用电是0.61元/千瓦时,与长沙的0.588元/千瓦时、济南的0.54元/千瓦时、太原的0.55元/千瓦时相比,差距并不是很大。但相对来说,南方地区的上网电价高于中西部地区,因此继续上调上网电价的空间不大,而中西部地区电网企业反而有更多的“冗余”。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一位内部人士透露,鉴于目前通胀形势严峻,拟对煤电矛盾突出的部分地区上网及销售电价进行“结构性调价”。国泰君安一位姓王的分析师告诉本报记者,“煤电矛盾突出的地区”主要指的是产煤大省和缺煤省份,而“结构性调价”则倾向于上调上网电价,“但由于煤电之间的价差过大,导致电价缺口依然存在,进入夏季电荒或将进一步加大”。

  记者调查

  高耗能行业加剧夏季用电缺口

  “目前没有出现拉闸限电的现象,但是进入夏季就很难说了”,广东潮州一家陶瓷企业负责人告诉南方日报记者。在淡季电荒的当前,广东用电相对宽松的格局显得令人十分地意外。

  据了解,当前广东电力大约有100万至200万千瓦的缺口,预计二季度最大电力缺口将达400万千瓦。广东省经信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东莞、四会等地已执行“开六停一”或“开五停二”的错峰时间,将重点安排对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等八大耗能产业进行限电,而居民用电将受到格外“优待”,不会受到影响。

  然而,广东的电力宽松现象在其他地方却显得并不“协调”。近两个月,浙江、安徽、湖南、四川等地出现的拉闸限电现象此起彼伏,这场被业内专家称之为“2004年大缺电以来最困难的一年”,实实在在地在人们身边发生。春熙路是成都颇为繁华的一条步行街,前天下午,当网友小严去春熙路逛街时,发现很多店铺关门,等到回过神来才明白是由于拉闸限电惹的祸,这让他颇为沮丧。

  江苏也不例外地出现用电紧张的局面。据了解,今夏江苏用电最大缺口预计达到16%,约达1100万千瓦以上。业内人士认为,江苏缺电与今年一季度高耗能企业投资过度有关,而煤炭价格走高导致火电厂发电积极性降低,从而出现16%的用电缺口。

  根据国家能源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4月份全社会用电量376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2%,环比下降3.1%。而作为耗能大户的钢铁却也依然有着不俗的表现,4月份国内粗钢日均产量达196.8万吨,环比增长2.7%,创历史新高。

  国泰君安王姓分析师告诉记者,经济快速发展,特别是耗能行业的恢复性生产造成用电负荷持续增加,供给紧张与需求增加之间的矛盾直接导致用电缺口扩大,“只要目前现状持续,夏季将出现更加恶劣的用电局面”。

  南方日报记者 彭国华 实习生 杨名
(责任编辑:杜燕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