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电企业无钱买煤 四季度缺电依旧--能源--人民网
人民网

火电企业无钱买煤 四季度缺电依旧

2011年09月15日08:53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煤电联动名存实亡,煤价波动令电厂不堪重负

  “五行缺电”,这是部分中小企业对当前电力紧缺状况的自嘲。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尽管炎炎夏日刚过,但第四季度持续缺电的局面仍难以打开。

  而对于火电企业来说,“发一度电亏一度电”成为它们的真实写照,煤炭价格的高位波动使之难以摆脱成本的压力。

  谁最该为煤价的波动“埋单”?火电企业与电网企业同时浮出水面。对于决策者来说,不光需要考虑煤炭与电力间的机制问题,CPI也将成为重要的考量依据。

  现状 火电企业无力为继?“开五停二”、“开四停三”,这是广东部分地区中小企业由于缺电遭受的生产困局。对于它们来说,在今年这个高温夏季,不仅要面临人力成本上升、资金链紧张的压力,缺电也让它们如“热锅上的蚂蚁”。

  东莞一家小水泥厂的老板告诉本报记者,自进入夏季后,“开五停二”、“开四停三”的限电措施就笼罩在它们头上,严格限制用电量成为企业生产的一道“隐性门槛”。而受到限电的影响,广东水泥市场价格也“水涨船高”,平均每吨上涨20-30元。

  窥一斑而知全豹。根据8月31日南方电网公司通报,目前全网电力缺口将近15%。自8月以来,南方电网最大统调负荷达到11127万千瓦,全月有14天错峰负荷超过1000万千瓦,供电形势异常严峻。

  除广东外,南方省区的贵州、广西、云南等地也出现不同程度的电力紧张格局。近日,山西省10多家火电厂的联名上书引起舆论的关注。由于煤炭价格上涨过快,电厂持续亏损,已经普遍陷入“没钱买煤”的困境。

  据了解,一般情况下,火电企业通过上网电价,将电卖给电网,电网再通过终端电价销售给居民。而造成产煤大省火电企业“无钱买煤、无力发电”的格局,主要原因是中西部地区的上网电价较南方地区低。长期以来,该省上网标杆电价未脱硫为0.3103元/度时,硫电价为0.3253元/度,尽管今年4月山西上调上网电价,增加2.6分/度,但“这近乎杯水车薪”。

  国泰君安电力行业分析师王威告诉本报记者,目前情况下,火电企业如果不是头戴“国企”的帽子,加上影响范围较广的话,它们肯定早就不发电了。

  原因:煤价上涨库存下降

  对于火电企业来说,煤炭价格的居高不下抬高了企业的发电成本。根据中电联的统计数据,相比2003年,秦皇岛5500大卡煤炭价格累计上涨幅度超过150%,但销售电价涨幅仅有30%左右。

  目前,在需求增加、库存减少等因素影响下,煤炭价格开始止跌回升。截至目前,山西地区动力煤车板价格出现上涨,大同地区5000、5800、6000大卡发热量动力煤车板价格分别报收695元/吨、715元/吨及745元/吨,周环比均上涨10元,产地动力煤价格上涨预期强烈。

  库存方面,对于“靠煤吃饭”的火电来说也不容乐观。截至9月11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量667.6万吨、国投曹妃甸港煤炭库存量182万吨、京唐港区煤炭库存量278万吨、天津港煤炭库存量224.7万吨。较上周相比,环渤海四港煤炭库存量再次减少93.2万吨,除天津港煤炭库存量增加外,秦皇岛港、京唐港区、国投曹妃甸港煤炭库存量均有所减少。

  业内有关人士表示,数大港口煤炭库存的下降,加上火电厂通常在9、10月份进行冬季备煤,需求的增加导致煤炭价格出现逆转,预计国内动力煤价有望继续反弹。

  煤炭价格的逆转对于火电企业来说意味着“不幸”的消息。据中电联的统计调查,今年1至7月,华能、大唐、华电、国电、中电投五大发电集团电力业务合计亏损达74.6亿元。其中,火电亏损的情况加剧,从4月至7月份,火电业务分别亏损17.1亿、16.9亿、29.0亿和28.5亿元,亏损额呈现扩大趋势。

  “如果电价不作调整,今年四季度依然会存在电力短缺的情况,甚至大胆一点地说,未来数年会一直存在电力短缺的现象”,国泰君安电力行业分析师王威表示。

  求解:火电和电网能否价格联动

  “发一度电、亏一度电,但又不得不发”,这即是目前火电企业面临的窘境。中投顾问相关分析师指出,一方面火电企业的亏损迫在眉睫,一方面国内出于CPI的压力不能上调终端电价,这将导致“电荒”进一步恶化。

  中电联相关负责人表示,按照目前的测算成本计算,由于煤炭价格的上涨,电企止损价格已超过目前3分/度,“现在每度4分都不止,因此,需要尽快重启煤电联动”。

  煤电联动肇始于2004年年底,当时规定,以不少于6个月为一个煤电价格联动周期,若周期内平均煤价较前一个周期变化幅度达到或超过5%,便相应调整电价。2005年5月和2006年6月曾两次实行煤电联动,销售电价每次上涨约5分/度。但受其他因素影响,后来这一机制未能继续实施。

  王威认为,对于电力出现的持续短缺的状况,这是多年的历史遗留问题,矛盾积累到一种程度产生的结果。“目前而言,没有比‘煤电联动’机制更有效的化解方法。未来随着机制改革的深化,可以采用相应的经济手段进行解决”。

  然而,除了重启“煤电联动”机制的观点外,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尽管煤电联动进行多年,但始终不能依靠其解决当下的“电荒”矛盾,不如寻找其它的有效方法解决。

  林伯强表示,由于电价分上网电价与销售电价,二者分别决定电厂与消费者的成本价。不如将煤炭价格的涨跌传导至电网上价,即在煤炭企业和电网企业之间实行“价格联动”,让电价的涨跌传导至电网部分,然后通过财政资金对电网企业进行补贴,而补贴资金来自煤炭企业的资源税收。

  如果采用这一方法,由于上网电价只影响电网企业的利润,居民不用承受由于上网电价上涨造成的CPI压力;同时,理顺了煤炭与电力之间的机制,有利于解决“电荒”的难题。(记者 彭国华)

能源频道今日要闻
两巨头上调柴油批发价 成品油降价“窗口”关闭
部分民营加油站再度降价 两大巨头仍拒降
中石油涨批发降零售暗藏玄机 被曝抢客源
国家海洋局监测蓬莱19—3油田显示 C平台附近有间歇性油花溢出
中央要求渤海湾严控新石化项目 调整涉千亿资金
印度欲在南海开发油气资源 称已获得“越南许可”
中国神华被举报利益输送 两电厂管理层入股合作企业
能源局:8月份全社会用电4343亿千瓦时 同比增长9.1%
中石油拿下阿富汗油田项目 获胜关键系最高石油税报价

能源频道今日图片
[组图]盘点自然界难以置信的红色动物
[组图]全球最性感的环保公益宣传
[组图]十大酷似外星球的奇特地形:南极干谷像火星
[组图]英“摇钱树”树身“长”满硬币
[组图]用废塑料瓶打造的天堂小岛
(责任编辑:杜燕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