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电“鹬蚌争利”或将致中国南方再现冬季电荒--能源--人民网
人民网

煤电“鹬蚌争利”或将致中国南方再现冬季电荒

2011年09月27日11:25    来源:新华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拿到限电通知,犹如拿到一块“烫手的山芋”,贵州省六盘水双元铝业公司总经理姚鸿神情凝重,在办公室来回踱着步。

  “每天限电60多万度,厂里已经停了10个电解槽,再停的话,年初的生产目标肯定完不成。”姚鸿说,选择在贵州投资,看中的是这里煤炭产量大、电力供应充足。没想到,“煤窝子里”闹起了“煤荒”、“电荒”。

  受持续干旱、需求旺盛、电煤供应紧张影响,入夏以来,广东、广西、贵州、云南等中国南方五省区电力缺口持续扩大,供应形势严峻。黔桂两省区更进入“红色预警状态”,被迫对黄磷、铁合金、铝、钢铁等高耗能行业实施限电。

  据南方电网公司预测,今冬明春,电力供应形势仍不容乐观。第四季度南方五省区电力缺口将达到1400万千瓦,明年上半年将达到1000万至1500万千瓦。

  贵州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经济运行处处长张全毅说,火电受困于电煤不足而供应紧张,发电机组长期疲惫运行需要停下检修,水电因旱难以发力。明年雨季前的近10个月时间里,电力运行面临诸多不确定性,也将会越来越困难。

  刚刚卸下一车煤的司机蔡师傅说,现在最恼火的是无煤可运。以前,距离近的话,一天可给电厂运几车煤,现在几天还拉不到一车煤,很多煤矿根本看不到存煤。

  “我们最担心的是冬季再次出现‘电荒’。”首钢水钢公司总经理张槐祥说,供不应求,导致煤炭价格不断上涨,加上限电,企业当前面临的压力丝毫不逊于2008年低温雨雪凝冻灾害造成的影响。

  2008年,贵州、广西、湖南等地发生严重凝冻灾害,人们对于当时电网瘫痪、城市无电可用的情景至今仍记忆犹新。今年初,南方再现持续凝冻天气,由于准备充分、有效应对,居民用电基本未受影响,但企业用电仍紧张。

  有“江南煤海”之称的贵州省,煤炭产量位居中国江南诸省之首,也是“西电东送”的重要基地之一。在严重缺煤的形势下,还承担着“西电东送”的重要任务。据统计,广东省内每用电10千瓦时,其中1.2千瓦时由贵州供给。

  为维系电力运行,保障冬春用电,贵州实施阶段性电煤供应指令性计划、约谈相关负责人,甚至“封关”控制电煤外流。

  对此,煤炭企业、发电厂颇有意见,均表示“有苦衷”。煤炭企业主认为,供应电煤每吨损失上百元,生产越多,损失也就越大。

  长江以南最大的动力煤供应企业,贵州水城矿业公司副总经理张仕明说,过去,供应电煤的同时,还可销售部分商品煤,通过“拉高补低”,能够保持经营业绩稳定增长。现在,产煤全部用于供应电煤,企业损失比较大,生产积极性受挫。

  而电厂负责人则认为,持续上涨的煤炭价格导致“生产不如停产”而消极存煤。发耳电厂总经理林跃说,目前,4台机组中只有2台运转,日均耗煤1.8万吨,存煤水平在7天以下。煤量不足的同时,煤质也急剧下滑,电厂为此被迫使用柴油助燃。

  尽管双方都在叫苦,但记者调查发现,部分煤企和电厂仍有盈利,但盈利空间在萎缩。与之相比,电网则获利颇丰。

  “一块蛋糕、煤电争吃,结果就是矛盾不断,供应紧张。”贵州省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宋明说。

  宋明认为,体制机制不顺导致煤电争利是“电荒”发生的根本原因。只有改变“市场煤、计划电”的现状,才能促进煤电平稳发展。

  业内专家建议,理顺体制机制需要一个长期过程。当前,各地已经逐步从“低煤价、高电价”进入“高煤价、低电价”时代,应适当提高上网电价。同时,清理地方乱收费,减少行政干预,稳定煤炭产业发展政策,鼓励增加生产,应对可能到来的“电荒”。(记者 王丽 王新明)
(责任编辑:杜燕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