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能源

北极圈石油储量达900亿桶 美俄占大部分中国咋不开发

孙爱民

2015年03月03日08:18    来源:财经杂志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北极圈石油储量达900亿桶 美俄占大部分中国咋不开发

北极圈内的江湖

北极近海大陆架的主权归属、航道管理权、油气资源的开发利用等问题成为北极国家、非北极国家及相关国际组织的博弈点

在12年以前,北极地区还是一片安静的冰雪世界,几乎只对科学家们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2007年8月2日,来自俄罗斯的“北极-2007”探险队员在北极点海底插上俄罗斯国旗,放置了一个装有写给后代的信的密封舱。自此,一轮地缘政治争夺被炒热了,各方都宣布北极圈内的某块冰面与海域归自己所有,北极地区单边或多边军事演习此起彼伏。

全球气候变暖已是科学界的共识,而这一劫难在北极地区的响应程度是地球上其他地区的两倍。北极冰雪不断融化,曾经冰封的北极资源大门逐渐打开。北极近海大陆架的主权归属、航道管理权、油气资源的开发利用等问题成为北极国家、非北极国家及相关国际组织的博弈点。北极圈内江湖迭现。

土著、NGO阻开发

要想将全球平均气温控制在26摄氏度以内,北极地区的化石能源最好还是处于沉睡状态。2015年初,在挪威北部城市特鲁姆瑟举行的第九届“北极前沿”国际会议上,以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为代表的非政府组织(NGO)在游说各国政要时称,北极地区石油与天然气的开发不利于全球平均气温的控制。

美国地质勘探局的数据显示,北极地区蕴藏的油气资源约占全球未开发油气资源的五分之一。目前,该地区可开采的石油储量预计为900亿桶,其中俄罗斯最多,占北极地区石油储量的52%,美国占20%,挪威占12%,格陵兰岛占11%,加拿大占5%。

油气资源开采的阻力多来自NGO与原住民。WWF气候变化与能源项目负责人萨曼莎·史密斯(Samantha Smith)就公开指责挪威政府在巴伦支海投入数百万美元的石油开发项目,无异于拿着纳税人的钱在赌博。不同于以往盲目的否定,WWF希望从政府到能源公司都能将视线转向更加清洁的可再生能源,它出具的一份能源报告显示,地球完全可以在2050年实现100%新能源使用。

NGO的活跃引起了俄罗斯国内对其西方背景的担忧。绿色和平组织曾多次抗议俄罗斯企业在北冰洋建海上钻井平台。圣彼得堡州立大学教授亚历山大·谢尔古宁(Alexander Sergunin)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NGO的抗议活动的确拖慢了一些石油开采项目,随着政府态度的强硬,那些阻碍力量将逐渐消失,“目前俄罗斯北极石油开发最大的问题是合作方的退出”。

作为冷战结束后的一项积极成果, 1996年北极圈内的挪威、芬兰、瑞典、丹麦、冰岛、美国、俄罗斯、加拿大八个国家共同成立北极理事会,促成了八国在北极地区科学研究、环境保护、能源开发等行动的实质性合作。

现在,西方国家因俄罗斯出兵克里米亚而对其进行了制裁,其中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公司、英国石油公司先后断绝与俄罗斯Rosneft石油公司的石油开发项目,道达尔则直接断绝与俄罗斯卢克公司的开发项目。在这样尴尬的状况下,NGO再来搅和,的确令俄罗斯政府头疼。

在北欧国家中,因油气资源产生的争端并不多见,土著人日渐成为油气资源开采不可忽视的阻力。

在挪威,土著人萨米人居住在北部地区,居住地约占该国国土的40%,而富庶的油气矿多分布于此。保留了部分原始生产方式的萨米人对于生存环境的改变心存忌惮,而能源公司也无法保证开采油气过程中实现零污染,前者的担忧直接反映到议会、政府甚至北极理事会上。

尽管已进入经济发展瓶颈期的南部居民普遍赞同北极境内油气开发,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也在大小场合宣称开采过程的环保与安全,挪威北部地区的石油、天然气开发仍然进展缓慢,萨米人的势力不可小窥。

角力后的开放

在大量油气资源被发现之前,北极国家表现出了强烈的排外与封闭状态;对能源的渴望、边境线的争端、全球性气候问题的出现反而促成了这个地区国家的对外开放。

2008年5月,环北冰洋五国美国、俄罗斯、加拿大、挪威、丹麦(格陵兰)首次聚首于丹麦格陵兰岛伊卢利萨特市,签署了《伊卢利萨特宣言》。该宣言声明北冰洋的沿岸五国要主导未来北极事务的处理方式,包括矿产资源的利用、新航道的开通、生态系统的保护等。除美国以外的北冰洋沿岸国有意借助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通过大陆架的延伸来“拓展”各自的海洋权益。

此外,该宣言拒绝仿照南极条约去创制一个多边参与的北极条约。欧洲一些智库将此宣言视为对欧洲在北极利益的排斥。德国国际与安全事务研究所研究员温克曼(Ingo Winkelmann)认为,北冰洋沿岸五国不断强化它们对于北极的主权,就是要拒绝第三方参与北极事务。

北欧国家普遍希望北极“国际化”,扩大北极理事会规模,因此提出北极问题的解决不能只靠北极国家,而需要更多的国家与机构参与合作共同解决。这遭到在北极控制了更多领土的俄罗斯和加拿大的强烈反对。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全球治理研究所研究员杨剑分析称,五国宣言削弱了欧盟成员国芬兰和瑞典在北极事务中的作用,“瑞典是海运大国,芬兰具有造船技术优势,而且两国在北极圈中都有领土存在,但缺少北冰洋海岸线严重影响了它们在北极航运事务中发挥作用”。

其实,按照1982年通过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各国大陆架外的公海资源不属于任何国家,这为非北极国家参与北极事务留下了空间。

于是,一个折衷办法产生了:各国可以申请做北极理事会的观察员国。有14个国家或组织申请,最终在2013年5月,中国、韩国、日本、新加坡、印度和意大利六国成为了北极理事会的永久观察员国。永久观察员国不具投票权,也无权在年会上发言,但在北极议题上具有合法的权利。

中国不属于北极国家,最北的漠河距离北极圈都有1492公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同日本、韩国一样,中国对于北极事务的兴趣,源自于对中东石油过度依赖产生的警惕,以及北极新航道的开辟。

而在中国学者看来,中国在南极已经鲜有机会,在北极却大有希望。

西方国家对俄罗斯能源计划的制裁,或许将亚洲国家引向北极油气的开发热潮。“俄罗斯及时将目光转向了东方,邀请了中国、印度、越南相继以资金投入、技术支持等方式延续搁置的油气开发项目,损失正在挽回,但产生的战略意义已全然不同。”亚历山大·谢尔古宁称。

2012年中国政府分别与冰岛和俄罗斯签署合作协议,中海油在冰岛东部海域参与油气开发项目,中石油在俄罗斯亚马尔半岛与俄罗斯石油公司开展油气合作项目,并获得该项目20%的权益。

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院长孙贤胜获邀在2015年“北极前沿”会议作报告,其重点放在了介绍中国公司的资本优势、合作诚意、环境保护的意识、参与当地社区建设的习惯等,摆出更接近西方思维的姿态。

不过,对于中国石油公司的进入,北极国家仍然心存警惕。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海洋与极地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沛分析,北欧国家,尤其是挪威对于中国的石油公司一直保持警惕与距离,主要是因为他们担心潜在合作公司背后的政府背景。他建议,成立相应的基金会,促成没有政府背景的私营企业先行参与北极石油、天然气开发,“先把台子搭好,以后的戏就自然而然了”。

北极事务的角力,也打破了北欧国家间之前的封闭状态。挪威北极大学政治学教授拉斯姆斯·波特森两年前在丹麦奥尔堡大学就职,现在顺利转到挪威北极大学,这让他很意外,“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此前北欧各国之间人才难以流动。

不过,硬被捏在一起的邻国如果寻不到共同利益,不免尴尬。在“北极前沿”挪威、芬兰、瑞典三国领导人圆桌论坛上,芬兰首相亚历山大·斯图布玩笑称,“挪威有石油、瑞典有煤炭,芬兰只有圣诞老人。”

新航道的变数

三条新的海运航道出现,使北极的利益格局更为棘手。

随着北极变暖、冰川与海冰融化加速,北极无主水域逐步具备通航条件,海运经济价值日益显著:连接欧洲和东亚、靠近俄罗斯北冰洋沿海的北方海航道(NSR);连接东亚和北美东海岸、经过加拿大北极群岛的西北航道(NPW);穿极航道(TSR)。

新航道的开辟面临诸多的挑战,诸如在北极环境下建设航运基础设施、破冰船的研发与建造等技术问题正在被逐步解决,航道归属权和管理权产生的分歧却旷日持久。

其中,北方海航道早在前苏联时期就被开辟使用,并强调这个航线在其境内的北冰洋水域,暗示拥有主权或管辖权。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继续主张北方海航道位于其领海或毗邻俄罗斯北方沿海经济专属区内,并宣布“开放”该航道;同时,俄罗斯通过法律要求使用北方海航道的外国船只必须经过俄罗斯允许、付出高额的破冰导航服务费才可通行。

美国、挪威、丹麦等国家却认为北方海航道是国际水域,适用于过境航行。

位于加拿大北极群岛的西北航道同样存在着类似的主权争议。

2014年,全球舆论热炒北极航道所带来的利益,经过俄罗斯沿海的北方海航道最被寄予厚望。这条新航道,使得欧洲到东北亚的路程缩短了三成到五成。韩国海事机构预测,到2030年亚洲和欧洲之间的船舶中将有四分之一从北方海航道通过;中国极地中心预测,2020年15%的中国集装箱船将选择这一航道;俄罗斯机构预测,2021年这一航道的货运量将达到4000万吨。

北方海航道一旦开通,或将改变世界贸易结构,进而改变世界经济政治格局,形成以欧洲、北美、俄罗斯为主体的超强环北冰洋经济圈。

不幸的是,受到石油价格下跌、西方国家制裁俄罗斯的影响,北极新航道的开辟遇冷。

同时,在2014年北极地区冰面融化速度减慢,以油气、矿物为主要货物的大型货船受到西方制裁俄罗斯的影响而减少。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斯托里(Ian Storey)表示,2014年北方海航道的货船数量下降了四分之一,载重量下降了近八成,大部分运输都发生在俄罗斯港口之间,鲜有贯穿欧洲与亚洲的运输。

在北极新航道开发方面,中国起步较慢,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就进行过北极航道的开辟。虽然中国已经通过科学考察船“雪龙”号和中国远洋公司的“永盛”轮对东北航道开展了科学和商业的探索,但由于缺乏宏观的北极事务国家计划,中国后续的研究、基础设施建设、试航等都后劲乏力,甚至连破冰船都无法实现自主研发建造。

国家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政策与规划处处长徐世杰说,北极新航道对中国有重大的战略意义,可以实现与欧洲海上就近连接,促进东北地区经济的腾飞,“中国全面进入北极事务是没有问题的,目前要考虑如何深入”。

(责编:闫璐、王静)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