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产协议渐近 油价难走出寒冬

2016年10月14日07:10  来源:经济参考报
 
原标题:减产协议渐近 油价难走出寒冬

  在本周召开的世界能源大会上,欧佩克和主要产油国就“减产”协议达成初步意见,预计将拟定一份为期6个月的限产协议,沙特、俄罗斯都积极响应,此举令油价涨至年内最高点。但对伊朗的坚决增产态度、协议对产量限制是否有效等因素,市场仍充满怀疑,油价难达60美元一线。另外供需失衡的局面已影响全球石油业版图,沙特、俄罗斯等传统产油国正抓紧资本整合,通过并购、上市等方式在产业低迷期力保竞争力、市场份额和定价能力,并准备好迎接页岩油带来的挑战。

  减产谈判艰难推进

  为达成减产协议,支撑油价和本国产业,欧佩克与其他主要产油国近期已密集磋商,以制定一份为期6个月的限制产量框架。

  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轮值主席萨达12日宣布,欧佩克成员国和一些非欧佩克成员国将于本月28日至29日在维也纳举行高级别技术专家会议,以确定使市场重新实现平衡的“最佳途径”。

  萨达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召集专家会议的目的是“寻求更好的理解”,同时“确定重新平衡市场的最佳途径”。

  第23届世界能源大会正在伊斯坦布尔举行。出席会议的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能源部长原定于12日举行非正式会议,但会议最终没有召开。委内瑞拉、阿尔及利亚、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卡塔尔和加蓬5个欧佩克成员国以及俄罗斯和墨西哥两个非欧佩克成员国的部长举行了小范围会谈。

  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七国会议没有讨论石油减产的具体数字,而是把重点放在合作机制上,本月底召开的维也纳会议将讨论与今后行动有关的更为具体的问题。

  9月28日,欧佩克在阿尔及尔举行特别会议,决定将石油日产量减至3250万~3300万桶,以平衡市场供求。各成员国的产量配额将在11月于维也纳召开的正式会议上公布。欧佩克提议进行八年来首次减产后不到两周的时间内,油价累计上涨超过13%,但仍较2014年中触及的100美元之上的高位低约一半。

  在本届世界能源大会上,俄罗斯总统普京、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和沙特阿拉伯石油大臣法利赫等10日均表示支持减产以提高油价。

  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多在出席世界能源大会时表示,自欧佩克上月底在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举行特别会议达成减产协议后,形势在朝着积极方向发展,使得就稳定石油市场达成全球共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可能。巴尔金多认为,如果各方“共同行动”,就能使市场重新实现平衡,否则难以实现石油价格的公平。

  供需失衡局面难改

  尽管石油价格处于较低水平,但并没有妨碍欧佩克9月原油产量创出新高,令减产沦为口号,在市场基本面上难以支撑油价走高。

  总部设在巴黎的国际能源署11日发布最新月度报告说,欧佩克9月原油日均产量增长16万桶,达到创纪录的3364万桶。

  报告说,欧佩克9月已在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协商决定,将该组织日均原油产量减至3250万桶~3300万桶,以解决原油供给过剩问题,各国生产配额、落实日期等具体细节将于今年11月底确定。

  据悉,利比亚、伊朗和尼日利亚三个欧佩克成员国获得了减产豁免权,这意味着其他欧佩克国家将面临更大减产压力。

  报告显示,由于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供给增加,非欧佩克国家和地区9月原油供给量日均增长近50万桶。当月,全球原油供给量日均增长60万桶。

  国际能源署还说,由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增长乏力等因素,全球原油市场需求增长继续放缓,预计今明两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长日均约为120万桶。

  国际能源署表示,即便欧佩克和产油大国俄罗斯达成大幅减产协议,仍不清楚全球供应能以多快速度下降至与需求一致的水平。

  “我们认为,鉴于2017年供应高度不确定,尽管达成减产协议的可能性越来越高,但时机仍不成熟。”高盛在一份报告中说。

  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的执行官谢琴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即便俄罗斯与欧佩克达成协议,该公司也不会参与减产或冻产。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称该国的基本情境假设是将产量冻结在目前水平。

  另外,伊朗坚定的增产态度令产油国减产的力度打上折扣,该国本月签署了旨在提高原油产量的首个油田协议,并誓言要生产更多原油。

  伊朗石油部新闻机构表示,该国政府已同伊朗公司Tadbir Energy的一个部门签署22亿美元的合同。Tadbir Energy是由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负责的一个宗教组织所控制。这份合同是在新条款下达成的首个协议,旨在将四座位于伊拉克边境的油田产量增至每日26万桶,此前为每日18.5万桶。新协议将私有公司的参与时间延长至20年,目标是在2020年底前将原油产量从8月的每日360万桶增至每日570万桶。

  自今年1月份西方国家解除因伊朗核项目而对其实施的制裁后,伊朗销往亚洲的石油已占到其出口总量的70%。亚洲是石油需求快速增长的众多新兴经济体的所在地。伊朗8月份原油产量约为360万桶/日。目前伊朗正处于供销两旺的轨道上,市场预计伊朗不会加入此次限产计划。

  页岩油仍是大挑战

  欧佩克国家对国际油价的定价能力逐渐下降,已经习惯躺在石油财政上的成员国正在求变,不仅加深了与非欧佩克产油国的磋商合作,还通过经济转型、资本运作等手段保持市场话语权和竞争力。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沙特阿美公司采购、供应链管理部门副总裁阿布杜卡林日前在巴林一场会议中提出,公司将在截至2025年为止的10年间,大手笔投资3340亿美元,采购原料和服务,从而支持服务设施、基础建设计划、钻油与维持石油产能计划。这项大规模投资计划凸显在油价疲软之际,国有的沙特阿美公司仍打算继续投资维持及扩大产能。在挑选承包商方面,作为沙特政府促进国内经济增长的一环,该公司将优先考虑能带来经济产值的产业。

  俄罗斯也在进行石油产业整合,增强对产业的控制力,该国政府命令国有石油生产商PAO Rosneft收购PAO Bashneft的多数股份,这是10年来俄罗斯最大的一笔国有资产出售交易。在一份声明中,俄罗斯政府表示,已命令Rosneft董事会批准以3300亿卢布(合53亿美元)收购政府在Bashneft中持有的50.1%股份。此举将为俄罗斯提供预算急需的现金,同时进一步巩固Rosneft对该国石油行业日益增强的控制力。

  随着油价低迷时代的到来,各主要产油国通过保证产量争抢市场份额的力度没有下降。业内专家称,沙特和伊拉克等中东产油国占世界石油市场的份额如今达到了自1970年代阿拉伯世界对西方燃料禁运以来的最高水平。过去两年里,随着油价的暴跌,世界对中东原油的需求量大幅增加。油价暴跌导致美国、加拿大和巴西等成本更高的产油国降低了产量。

  但随着页岩油技术的成熟和产量增加,传统产油国的定价能力出现动摇。业内人士称,国际油价回升至每桶60美元也可能“引蛇出洞”,让美国页岩油业者重出江湖。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石油地球物理学教授乔纳森·雷德芬(Jonathan Redfern)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欧佩克达成的有关限制石油产量的协议不会取得效果,因为美国页岩油将迅速填补市场的空隙。

  他说:“美国的页岩油可能会非常迅速地填补因产量下滑而产生的市场缝隙。此外,伊朗也依然希望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他对11月即将在维也纳举行的确定石油产量份额的会议将取得成果表示怀疑。他说:“欧佩克各成员国都面临财政问题,谁也不希望减产,甚至是在减产能带来更多长远好处的情况下。各国都害怕美国会抢夺市场,而油价也却依然不变。” 他表示:“问题在于美国石油开采的峰值是多少。每天1000万到1200万桶?一切都将取决于经济局势。”

  在两年前油价因全球原油供应过剩而开始大幅下跌时,专家们纷纷预计,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将是由此引发的石油行业洗牌中的输家。但《华尔街日报》文章指出,在这些利用水力压裂及水平钻孔技术革新了油气行业的美国企业中,大部分都在这场行业血洗中坚强地幸存了下来。

  欧佩克在2014年11月放弃减产,任由原油期货价格下跌,当时的背景就是美国的页岩油热潮。美国的原油产量在5年时间里增加约400万桶,相当于伊拉克一国的产量,成为搅乱市场行情的主要因素。欧佩克通过放弃减产加速油价下跌,目的是把美国页岩油逐出市场。

  此后,油价暴跌,作为油价基准的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WTI)今年2月跌到了每桶26美元的水平。正如欧佩克所期望的那样,美国页岩油企业陷入困境,从2015年到今年9月上旬倒闭了102家,美国能源行业也因此进入了“寒冬期”。

  但即使是申请了破产保护的公司也在持续开采油气。许多退出破产保护的公司变得更加强大,得益于资产负债表得到清理。5月份申请破产保护的Sandridge Energy 已经清理了近37亿美元债务,本月将退出破产保护程序。

  尽管油价暴跌导致一系列公司破产,但是根据美国的数据,与2015年相比,今年迄今为止的美国整体石油日产量仅减少了约53.5万桶;2015年美国石油平均日产量为940万桶。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美国2016年8月的石油产量为每天850万桶。高盛集团预计,到明年年底之前,美国石油日产量将增加60万-70万桶,将弥补油价暴跌时期的所有减产量。

  《华尔街日报》称,虽然全球各处的储油设施仍然爆满,但由于老油田产量每年下滑5%而全球需求每年继续增长1.2%,将很快需要新的资源。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石油需求将突破1亿桶/日的大关。

  布朗兄弟哈里曼公司驻纽约的企业顾问和银行高级副总裁哈特称,即将出现的供需缺口是低成本资金并未枯竭的原因之一,这些资金推动了美国的钻探热潮。

  另外,美国页岩油开采成本不断下降,只要油价升至每桶50美元,页岩油产量将大增,业内人士表示就算其他油国减产,传统产油国主导的油价亦恐难再大涨。

  油价上行空间有限

  今年以来,油价已上涨45%至每桶52美元左右,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市场对产油国携手应对全球供应过剩问题的憧憬。但后市能否涨到60美元,业内普遍认为难度较大,尤其是地缘政治因素消退,难有令油价暴涨的由头。

  分析人士称,全球地缘政治环境悄然改变,油价暴涨时代难以复制。

  首先是美国拟从中东抽身。此前国际油价大涨的主因之一,是美国大力插手中东事务,除出兵阿富汗、伊拉克,更将伊朗列为"邪恶轴心",美国不断令中东乱局恶化,油价因此被推升。而今现任奥巴马政府逐步从中东撤军,并与伊朗和解,且正竞逐下任总统的候选人,在选战期间都摆出不愿继续加码对中东部署,预示美国因在中东局势上搅动而推高油价的境况已难再现。

  另外美国货币策正在收紧,日趋正常化。过去造成油价高涨的主因之一,是全球多国尤其美国大力实施量化宽松,除造成资金泛滥涌向资产市场包括商品,美元弱势更令以美元计价的油价水涨船高。美国更已踏上货币政策正常化之路,令美元汇价再度走强,强美元下国际油价升势将承压。

  考虑到各方面原因,各大机构对未来油价走势谨慎乐观,均认为难达到60美元。

  英国石油公司(BP)首席执行官罗伯特·杜德利在世界能源大会期间表示,2017年油价可能处于每桶50至60美元的区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最新《全球经济展望》报告,将2016年石油均价预期上调近7美元,至每桶42.96美元,将2017年石油均价预期上调近9美元,至每桶50.64美元。

  IMF今年7月曾预测今明两年石油平均价格分别为每桶36和42美元,油价中期预测仍维持在每桶51美元。

  分析师称,尽管明年的全球需求可能每日增加逾100万桶,但油市不太可能在2017年中期之前恢复平衡。

  分析师预测,2016年美国轻质原油均价为每桶43.49美元,2017年为55.46美元,今年迄今的均价为每桶41.69美元。摩根士丹利预测的2016年布伦特原油均价最低,为每桶42美元;机构Bernstein和荷兰银行预测的均价最高,为每桶50美元。

(责编:孙红丽、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