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发展“十三五规划”》正式印发

十三五期间将全面深化油气体制改革 鼓励油气企业进行混改

2017年01月19日15:39  来源:人民网-能源频道
 

石油发展“十三五”规划

前 言

能源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石油作为重要的化石能源之一,随着我国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其需求一定时期内仍将稳定增长。

世界经济在深度调整中曲折复苏,全球能源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革,国内外石油供需总体宽松,国际油价剧烈波动且低位徘徊。国内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转变,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成为长期战略。全面深化体制改革和“一带一路”建设,为行业发展和国际合作拓展了新的空间。我国石油工业发展面临挑战的同时迎来重要战略机遇期。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和《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的总体要求,为促进石油产业有序、健康、可持续发展,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局组织编制了《石油发展“十三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

本《规划》包括上游资源勘探开发、中游原油成品油管网等基础设施建设,兼顾下游石油节约和替代,是“十三五”期间我国石油产业健康发展的重要指引。在实施过程中,将根据实际情况对本规划进行适时调整、补充。

一、规划背景

(一)发展基础

储量快速增长,产量稳中有升。新一轮全国常规油气资源动态评价成果表明,我国陆上和近海海域常规石油地质资源量 1085 亿吨。截至 2015 年底,连续 9 年新增探明石油地质储量超过 10 亿吨,累计探明地质储量 371.7 亿吨,探明程度 34%,处于勘探中期。2000年起,国内石油产量连续 6 年稳定在 2 亿吨以上。

消费持续稳定增长。2015 年国内石油表观消费量 5.47 亿吨,占国内能源消费总量的 18%,“十二五”期间年均增速 4.8%,较“十一五”低约 3 个百分点。2015 年国内成品油消费量 3.38 亿吨,“十二五”期间年均增速 6.2%,较“十一五”低近 1 个百分点。2015年石油净进口 3.33 亿吨,“十二五”期间年均增速 7%,较“十一五”低 6 个百分点。

综合保障能力显著提升。西北、东北、西南和海上四大进口战略通道布局基本完成,油源供应、进口渠道和运输方式逐步实现多元化。“十二五”期间国内新投运原油长输管道总里程 5000 公里,新投运成品油管道总里程 3000 公里。截至 2015 年底累计建成原油长输管道 2.7 万公里、成品油管道 2.1 万公里,基本满足当前国内原油、成品油资源调配需求。

技术创新和装备自主化再上台阶。创新了连续型油气聚集等地质理论,发展完善了低渗及稠油高效开发、三次采油等世界领先的技术系列,大型成套压裂机组、近钻头端地质导向系统等核心技术装备国产化取得突破。掌握了 300 米水深勘探开发成套技术,具备了 1500 米水深自主勘探开发能力和 3000 米水深工程技术装备及作业能力,建成投运“海洋石油 981”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

体制机制改革取得阶段性成果。按照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重大问题的决定》精神,我国油气体制改革稳步推进。常规油气勘探开发体制改革率先在新疆启动试点,勘探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混合所有制试点稳步推进,投资主体进一步多元化;初步组建起行业监管队伍,基础设施第三方公平开放开始实施;原油进口权逐步放开,期货市场建设加快推进,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进一步完善。

总体来看,“十二五”时期我国石油产业发展面对全球能源格局深刻调整、国际油价剧烈波动的复杂外部环境,积极适应国内经济发展新常态,实现了稳步增长。同时,随着全面深化体制改革的推进和“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的实施,石油行业迎来新的发展契机,将在“十三五”时期得到新的稳步发展。

(二)发展形势

  1、面临的机遇

全球石油供需形势总体宽松。美国页岩革命带动了页岩油、致密油等非常规、低品位资源勘探开发,2015 年全球石油产量 43.6亿吨,储采比 55。预计“十三五”全球石油供应持续宽松、油价维持低位、需求稳定增长、消费重心东移。新常态下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十三五”时期石油需求仍将稳步增长,但增速进一步放缓,石油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保持基本稳定。

体制机制改革全面深化。国内外油气供需总体宽松的态势,为深化油气行业改革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十三五”时期我国油气体制改革将在放宽市场准入、完善管网建设运营机制、落实基础设施公平接入、市场化定价、完善行业管理和监管等方面深入推进,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国际合作迎来新机遇。当前地缘政治和国际能源格局深刻调整的战略机遇期为我国积极拓展国际石油合作,参与全球能源治理提供了新空间。党中央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合作倡议,能源合作是其中重要的内容之一,有助于加大与相关国家在油气勘探开发、投资贸易、技术服务等领域合作,加强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共同维护跨境管道安全。

2、面临的挑战

 石油供应安全面临挑战。国内石油总体进入低品位资源勘探开发的新阶段,产量大幅增长难度大,开放条件下的石油供应安全仍是面临的重要问题。原油进口主要集中在中东等地缘政治不稳定地区、海上运输过于依赖马六甲海峡、陆上跨国管道突发事件等风险依然存在。石油储备规模及应急响应水平、国际石油合作质量还不能完全适应近年来国际油价波动幅度加大、频率加快的市场格局。

 国内石油勘探投入不足。油气领域勘探开发主体较少,区块退出和流转机制不健全,竞争性不够。加之不同地区地质认识和资源禀赋差异,各公司勘探主要集中在资源丰度高地区,风险勘探积极性不高,部分地区勘探投入不足。一些国内企业通过“走出去”已获得国外区块,积累了技术和管理经验,但国内准入仍存在诸多限制,制约了多元化资本投入。

行业可持续发展存在制约。国内老油田已进入开发中后期,历史包袱和社会负担重、人员冗余,经营成本相对较高。大型国有企业经营机制不灵活、治理结构不完善,管理水平较国际一流企业仍存在较大差距。石油海外投资迅速增长,但控制和抵御风险能力不强,盈利能力持续下滑,国际话语权较弱。伴随 2014 年以来油价大幅下跌,国内石油行业市场化体系不健全、竞争力不足等体制性问题凸显。同时,低油价下企业大幅削减投资,油田作业量减少,员工收入下降,可能带来老油区社会稳定等风险隐患。

项目建设和管道安全面临压力。随着我国城乡经济发展和城镇化率提高,石油产能建设及基础设施项目与城乡规划、土地利用、生态保持的冲突时有发生,用地保障难度加大,部分管道路由难以协调。管道建设与其他基础设施相遇相交日益增多,管道占压和第三方破坏、损伤比较严重,管道安全运营风险加大,管道检验检测和完整性管理还未推广,检验检测技术水平不适应安全需求。渤海等近海海域用海矛盾日益突出。国家对海洋石油开发及管输环境保护和作业安全提出更高要求。

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杜燕飞、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