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拟试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和自愿认购

 “绿证”有望引导绿色电力消费

2017年02月14日08:26  来源:经济日报
 

  为实现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15%的目标,我国迫切需要大力发展风电、光电等绿色电力,但现行新能源电价体制越来越难以适应绿色电力发展要求。试行绿证自愿认购交易有助于引导绿色电力消费,完善风电、光伏发电的补贴机制——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下发通知,拟在全国范围内试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和自愿认购。专家表示,我国首发绿色电力证书旨在引导绿色电力消费,促进清洁能源消纳利用,进一步完善风电、光伏发电的补贴机制。

  消费绿电唯一凭证

  绿色电力证书是国家对发电企业每兆瓦时非水可再生能源上网电量颁发的具有独特标识代码的电子证书,是消费绿色电力的唯一凭证。绿证是国际通行做法,2001年荷兰率先开展绿证交易,美国、日本、英国、法国、荷兰、瑞典等20多个国家均实行了绿证交易。

  国际上,绿证交易制度通常是可再生能源配额制的配套政策。例如,在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和美国的部分州,售电企业需要遵照可再生能源配额制的规定,在销售电量的同时购买一定比例的绿证,绿证不足部分则需要缴纳罚款(也称为买断费用)。与可再生能源配额义务相配套的绿证交易称为强制配额交易。此外,任何企业和社会公众也可以自愿认购绿证,作为消费绿色电力、支持绿色电力发展的证明,即绿证自愿认购。

  “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制度是完善可再生能源支持政策和创新发展机制的重大举措,有利于促进清洁能源高效利用,降低国家财政资金的直接补贴强度。”中国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易跃春接受《经济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为此,我国将鼓励各级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机构和个人在全国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和认购平台上自愿认购绿色电力证书。根据市场认购情况,自2018年起适时启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和绿色电力证书强制约束交易。

  发展绿证势在必行

  我国当前试行绿证自愿认购交易势在必行。为实现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15%的目标,我国迫切需要大力发展风电、光电等绿色电力,但现行新能源电价体制越来越难以适应绿色电力发展要求。目前,我国对新能源实行“燃煤机组标杆电价+财政补贴”的固定上网电价机制,财政补贴部分等效用于支付新能源的环境效益。这套电价补贴政策正面临诸多挑战。

  “绿证交易今后会是一个趋势,因为可再生能源补贴愈发捉襟见肘。”易跃春介绍说,目前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资金来源单一,均来自电价附加征收。近年来补贴资金缺口呈逐年扩大趋势。截至2016年底,缺口已累计约600亿元;若按照现行补贴模式,到2020年缺口将扩大至3000亿元以上。目前国家在努力降低实体经济成本,大幅提高电价附加标准并不现实。

  此外,随着陆上风电、光伏发电等新能源产业持续发展,新能源发电工程造价下降趋势越来越快,电力市场化程度日益提高,盈利不确定性显著增大。

  对此,有业内人士透露,以准许收益率为原则制定新能源上网标杆电价,实际上是制定了新能源发电价格上限,既难以准确反映新能源造价和运行情况,也不利于新能源参与电力市场竞争,迫切需要在市场环境下给新能源补贴部分提供风险对冲手段。

  有效增加补贴来源

  按照通知,绿色电力证书自2017年7月1日起开展认购工作。绿证实施推广后,将带来哪些积极效果?在欧美各国,消费绿色电力已成为企业践行环保公益的重要途径之一,国际知名公司如苹果、英特尔等都十分重视消费绿色电力。截至2015年底,苹果公司使用的能源有93%来自可再生能源,另有86家世界500强企业承诺未来实现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电力。

  “绿色电力消费在环保公益领域具有天然优势,因为相比植树造林或其他碳减排活动,企业购买的绿色电力消费更容易计量、监督。”易跃春说,随着绿色能源消费的宣传和推广,我国企业通过参与绿色电力消费提升其社会形象和社会责任感的需求也日渐强烈。

  目前,我国绿证市场刚刚建立,为实现对市场的有效培育,还需要配套制定相应的激励措施,例如通过绿色电力认证给予企业荣誉、为认购绿证企业的产品加贴绿电标签等,提升企业的社会形象,调动企业和个人参与的积极性。同时,结合我国“一带一路”建设,未来可以逐步加强绿证标签的国际化认可,实现绿电消费企业的国际化通行。(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王轶辰)

(责编:杜燕飞、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