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核董事长贺禹:中国不可能发生类似福岛的核事故

2017年03月10日14:43  来源:人民网-能源频道
 

近年来,核电“邻避效应”日益凸显,特别是日本福岛核事故的发生,极大地刺激了公众的恐核心理,不少人“谈核色变”,对核电发展存在担忧和恐惧。

“我国核电站安全有保障,风险可控。”正在出席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表示,“核电行业对核电安全的敬畏和守护,是国家坚持安全高效发展核电的基础和底气。”

贺禹告诉记者,安全是核电的生命线,核安全重于泰山,我国核电具有后发优势,固有安全性更高,特别是“十二五”以来,通过持续的安全改进、系统的自主创新、完善的安全管理,我国核电企业的安全水平进一步提升,以中广核为例,核电运营业绩保持在世界先进水平,部分安全指标达到领先水平。

“正是中国企业在核安全方面的良好表现,才让英国政府对中国企业进入核电这样一个敏感的领域开了绿灯”。贺禹表示,中广核在2016年顺利和法国电力集团、英国政府签署英国新建核电项目一揽子合作协议,2017年1月英国政府监管机构开始对华龙一号开展通用设计审查,从另外一个侧面证明了国际社会对中国核安全的认可。

“中国不可能发生类似福岛的核事故”

人类历史上发生过三次较大的核事故,包括1979年美国三里岛事故、1986年前苏联切尔诺贝利事故、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这些事故至今让人心有余悸。

贺禹表示,“美国三里岛核电站是压水堆,事故并未对外部环境造成影响,所有放射性物质均包容在安全壳内。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是石墨堆,没有安全壳,且事故是一起严重的人因事件,是工作人员未按照程序要求擅自做实验导致的。我国商用核电站使用的是压水堆技术,都有安全壳。”

贺禹透露,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使用的是沸水堆,事故发生的直接诱因是大海啸淹没了应急柴油机,失去了堆芯冷却动力。贺禹表示,2012年日本国会福岛核事故独立调查委员会公布的报告显示,“福岛核事故是人为原因所致,不能被当作自然灾害,这场灾难原本是可以预见和避免的。如果采取更有效的人为应对措施,造成的危害也会减轻很多。”

我国核电站的安全性如何呢?贺禹表示,我国核电具有起步晚、起点高的后发优势,在运、在建核电站均采用了更加成熟和更先进的核电技术,固有安全性更高。

贺禹强调,“中国不可能发生类似福岛的核事故”。他分析道,要产生大海啸,需要满足三个条件——海水深度在1000米以上;震级在6.5级以上;震源断层为垂直错动。“中国沿海都是浅海,海水深度平均不到200米。此外,我国目前在运和在建的核电厂都是从诸多可选厂址中‘优中选优’出来的,均远离板块断裂带,不存在发生类似福岛那样强烈地震的物理基础,且宽广大陆架及近海弧形岛链的地形特点也决定了我国核电站受到严重海啸威胁的可能性很小。因此我国核电站不可能遭受类似强烈地震叠加巨大海啸的外部灾害。”

“其次,我国核电站设计中,已经考虑了当地历史上曾经出现的最严重的地震、海啸、热带风暴、洪水等自然灾害的因素,即使发生了当地历史上最严重的自然灾害,反应堆也能通过自动停堆或手动控制迅速安全停堆,不会对当地居民和自然环境造成危害。”贺禹表示,在核电站设计中,甚至还考虑了厂区附近的堤坝坍塌、飞机坠毁、交通事故和化工厂事故之类事件,例如一架喷气式飞机在厂区上空坠毁,而且碰巧落到反应堆建筑物上,设计要求此时反应堆能够做到自动停堆,确保核安全。

“另外,我国的核电站与早期的切尔诺贝利、福岛核电站的堆型不同,采用更加安全、成熟的压水堆。”贺禹介绍,与沸水堆相比,压水堆在设计上更保守、更安全,增加了二回路配置,实现了对堆内放射性有效隔离,并为反应堆冷却和降压提供了有效冷源,安全壳空间比沸水堆大10倍多,且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能够在严重事故下对放射性物质进行完全包容与屏蔽。

“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安全性进一步提升”

2011年以来,结合福岛核事故的经验反馈,我国核电企业对在运、在建核电站持续开展了安全改进,以提高安全水平。

据贺禹介绍,中广核针对在运电站制定了福岛核事故后的安全改进行动计划,包括补水改进、防水封堵、配置移动电源、移动泵、升版应急响应规程等短期安全改进项目,以及严重事故的预防和缓解、外部事件概率安全分析、提高核电厂应急响应能力等中长期改进项目。目前, 已经按计划完成47项改进行动。与此同时,中广核还对在建核电厂开展了28项改进项目,目前已全部按计划完成。

此外,贺禹表示,按照国家的要求,我国后续新建的核电项目均采用三代技术,安全性进一步提升。“目前,全世界最先进的三代核电技术均在中国建设,包括美国的AP1000、法国的EPR、中国的华龙一号。”

贺禹表示,我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已经研发成功,并且示范工程建设进展顺利。“华龙一号安全性得到了明显提升,安全水平与国际主流三代技术相当,可以抵御类似福岛的事故。”

贺禹进一步解释道,华龙一号采用了“能动+非能动”的设计,所谓“非能动”就是不需要外部电源,仅靠重力(如水从高处留下)或自然对流等就能发挥作用。“华龙一号设置了多个非能动措施,万一发生了核事故,可连续提供72小时冷却,确保反应堆进入安全停堆状态。”贺禹表示,我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的安全性有保障,而且我国正在推进中的小型堆、嬗变堆等先进堆型,其安全性还将进一步提升。

在此次全国两会期间,为了实现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绿色发展的战略目标,贺禹建议国家,在我国后续核电项目建设中优先考虑采用中国自主三代技术华龙一号,开展批量化建设,从今年起到2020年,每年核准开工建设4-6台华龙机组。

“我国核电运营业绩世界领先”

“核安全高于一切。为此,我们集团把2017年定位为‘核电安全管理提升年’。我们会持续践行‘安全第一、质量第一、追求卓越’、‘诚信透明’、‘遵守程序、反对违章’、‘一次把事情做好’,持续深化核安全文化建设,持续提升安全水平,夯实发展基础。”贺禹表示,长期以来,中广核始终将安全放在发展的首要位置。

据贺禹介绍,我国核电站从未发生过国际核事件分级表2级及以上运行事件,安全状况良好。截至目前,中广核旗下的岭澳核电1号机组已实现连续安全运行超过4000天,在全球60多台同类型机组中排名第一。按照世界核运营者协会(WANO)设定的关键指标来看,2016年中广核19台在运机组,共有72.2%的指标达到世界前1/4的先进水平,63.9%的指标达到世界前1/10的优秀水平。

核电行业提倡开展国际对标,这些指标均是国际同行间公开的信息。贺禹表示,“正是在核安全方面的良好表现,中国企业才能顺利进入英国,用中国的技术建设英国核电项目”。

在贺禹看来,中广核安全业绩的取得,有赖于独立的安全监督、透明的事件报告、全员的安全文化、纵深的安全管理、全方位的人员培训等构建起来的综合安全体系。“以人才培养为例,经过三十多年连续不间断的建设,我国培养了一大批合格的核电人才,很好地满足了我国核电研发设计、工程建设及生产运营的需要。” 贺禹介绍,中广核已累计培养核电技术研发设计人才超过3000名(其中国家级专家96名)、核电站操纵员超过1500名、核电站高级操纵员近700名,核电站维修和技术支持人才5700多名、核电工程管理人才4400多名,能够满足目前以及将来国内国际核电发展的需求。

“还要强调的是,我国设立了专门的核安全监管机构,有效地对核电进行从设计、建造、运行到退役全过程、全方位的在线监管。2016年,国际原子能机构对我国的核与辐射安全监管进行了综合跟踪评估,认为我国的核安全监管是有效、可靠的。”贺禹表示,我国核电行业有能力、有信心确保核安全,让核能造福于公众和社会。

(责编:王静、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