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吨位深水挖沟犁开建 “巨兽下海” 中车深海战略鲶鱼效应初现

2017年03月28日11:16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p72 SMD 拖曳式系统挖沟产品

SMD 拖曳式系统挖沟产品

p73 SMD 自推进式系统挖沟产品

SMD 自推进式系统挖沟产品

3层楼高,篮球场一样大,总重量近180吨,在深海1000米以下挖沟铺缆铺油管……3月10日,中国中车举行新闻发布会宣称,中国中车旗下时代艾森迪智能装备有限公司(英文简称SMD公司,中文简称“艾森迪”)在英国基地开工建造一款世界上最大吨位的深水挖沟犁,预计2017年底将交付给中海油集团旗下的深圳海油工程水下技术有限公司。

仅仅是开工建造一台设备就举行级别较高的发布会,这在中国中车并不多见。从营收贡献来看,在中车株洲所2016年300多亿元的年营收体量内,深海装备板块也只是个“小萝卜头”,这台深海铁犁为何成为焦点?

每小时铺设千米海底油气管道

“大家都知道中国中车在轨道交通领域已经处于全球领先的位置,却很少有人知道,中国中车这些年来也在打造海工高端装备制造。”中车时代电气副总经理、艾森迪公司董事长陈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是中车时代电气,也是中车株洲所未来的战略方向。

目前,海底电缆和油气管道铺设设备主要分为三大类:履带式挖沟机、ROV式挖沟机以及挖沟犁。履带式挖沟机主要适用于土质坚硬的海底作业环境, ROV式挖沟机主要适用于软土作业,而挖沟犁则可应用于沙土、硬土等多种海底地质类型,适用范围最广。在三类设备中,挖沟犁的体形最为庞大,效率最高,造价也相对昂贵,应用相对较少。

庞大的体积与重量本身就构成了巨大的挑战,设备还要在超强的压力下保证机械操作自如。艾森迪的数据显示,以24英寸(外径61厘米)海底管道为例,其在水中重量约为238公斤/米,将管道铺设到3000米水深的海底需要提供约7万吨的拉力,相当于5万辆小汽车的总重量。

另一方面,海底不可预期的环境要求设备有极高的适应性,“海底也有山、有沟、有岩石、有软土,不同的作业环境都要适应,要实现远程操控就对自主导航的精度有非常高的要求”。陈剑介绍,这台深海铁犁一次犁沟可深达2.5米,一边犁沟,一边铺设管道,一次性完成。设备参数显示,这款挖沟犁每小时最快可铺设1000米长的油气管道。也就是说,在海底铺设一条100公里的输油管道,使用这台深水挖沟犁,只需100个小时就能完成。

相对于原有设备,这台深海铁犁的作业效率提升一倍,也就意味着为每天高达百万美元级作业费的大型海工船节约不少成本。

并购艾森迪只是“第一步”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车株洲所董事长丁荣军介绍,船舶海工与深海装备是中车株洲所重点投资和布局的产业方向,2012年和2015年,中车株洲所通过资本运作手段,先后完成上海汉格与英国艾森迪公司的跨界、跨国并购,进军船舶电驱动系统和深海特种装备领域,目前产业已初具规模。

艾森迪公司位于英国纽卡斯尔,成立于1971年,其三大主导产品在业内均赫赫有名:深海有缆遥控机器人(ROV)能够深入到海平面以下2000米进行作业;在海底自推进式挖沟、线缆敷设工程机械领域的全球市场占有率达57%,世界上90%的光纤网络由艾森迪公司制造的机器人铺设。此外,艾森迪还拥有全球唯一的商业海底采矿设备。

2015年正式收购艾森迪以后,中车株洲所并不满足于艾森迪的原有领域。陈剑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从长远来看,艾森迪只是第一步,我们的目标是其他产品的研发,带动整个海洋工程装备板块。”

两年来,以艾森迪为圆心,时代电气的海工装备布局初现雏形,其涉及领域从原来以海上油气为主向外扩张,市场从原来局限于欧美,逐渐向亚太地区拓展,特别是中国市场。

今年2月,艾森迪中国公司在上海成立。按照规划,艾森迪负责全面技术统筹、市场管理和其他日常运营,今后将平移技术,将深海机器人装备引入中国海洋市场,并逐步扩展到核电、潮汐发电及其他应用领域,建立中国机器人装备产业化基地。

中国水下机器人落后国外30年

对我国深海装备产业而言,中车这一巨头“下海”所带来的冲击远远超过其本身。

从2013年至2017年的5年,世界深海机器人作业的累计支出预计达97亿美元。《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指出,目前,我国海工装备“产业发展仍处于幼稚期”,未来要具备深海铺管系统、深海立管系统等关键系统的供应能力,自主设计制造水下作业装备,掌握3000米深海油气田开发所需装备的设计建造能力。

中国南海七成油气资源蕴藏于深海区域,受工程装备能力和技术水平等方面制约,中国目前海上油田水深集中在300米以内,深水油气勘探开发尚处于起步阶段。

令人忧心的是,由于深海机器人领域技术门槛高,投资大,国内涉足此领域的企业几乎是一片空白。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所长于海斌在2016世界机器人论坛上坦言,总体来看,中国水下机器人的开发落后国外30年左右,大部分机器人还是在定制化的阶段,主要还是工程需求,并没有形成产业的迹象。

目前,我国深海水下作业机器人一般从国外进口,根据工作水深和功能不同,每台价格在3000万元到1亿元不等。即便如此昂贵的价格,也不一定能买得到。事实上,深海装备是发达国家明确限制出口的高端技术产品。2016年,时代电气为上海打捞局提供国内首台6000米级ROV,而像这样的设备是美国禁止出口的产品。

在陈剑看来,艾森迪在中国的布局,对整个产业链的拉动作用也不容小觑。中国工程院院士、自动化所研究员封锡盛2016年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我国水下机器部分单机性能与国外差不多,但生态体系建设相差甚远。国外在水下机器人方面,已经形成研究、设计、制造、应用、人才培养等整套体系,已经建立了独立的w工业部门,形成从材料、零部件、整机、配套系统到专用船舶等产业链。我国还大多是科研机构主导研发,企业参与很少。

不过,中车跨界杀入的鲶鱼效应已经开始显现。继艾森迪之后,海兰信以5.5亿元收购劳雷产业,后者在海洋测绘、ROV等领域拥有较强的实力。此外,行业内一家军工单位也并购了一家海外企业。陈剑笑称:“中车给他们带来了危机感。”(记者 李永华

 

(责编:杜燕飞、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