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秀成:油气企业须高度重视开发与保护并举

2017年08月10日09:35  来源:人民网
 

据国家能源局统计,2016年,我国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3.3%,同比2015年提高1.3个百分点。国家能源局还表示,2017年,要将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提高至14.3%。有一种观点认为,随着水电、风电、太阳能和核电等非化石能源的兴起,以石油、天然气、煤炭为代表的非化石能源消费空间受到挤压,能源地位在逐渐下滑。这是一种片面的认知。无论从全球还是中国看,化石能源依然是不可替代的主导能源。

据2017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石油仍是全球最重要的燃料,占全球能源消费的三分之一。并且,在经历了1999-2014年的连续下滑后,石油所占市场份额在2015年、2016年连续保持上升。在我国,虽然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在稳步上升,但是86.7%的化石能源消费比重的地位在短时间内依然难以撼动。

从我国能源消费结构看,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为62.4%,同比有所下降,石油为18.1%,同比保持平衡,天然气为6.2%,同比有所上升。在未来相当一段时期内,油气消费稳步上升,煤炭逐步下降或转为更清洁利用将是我国能源消费的常态。“富煤缺油少气”是我国资源禀赋的主要特点。当前,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超过65%,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超过30%,大力开发国内油气依然是解决我国能源短缺的主要途径。

纵观国内油气勘探开发,“海陆并举、油气并重”的格局已经形成。中国石油长庆油田从2013年至2016年连续四年夺得国内年产油气当量冠军。中国石化所属涪陵页岩气田探明储量超过6000亿立方米,仅次于北美。中国海油在国内海域年产油气当量已经超过5000万吨,其中,我国最大的海上油田渤海油田已经连续七年稳产超3000万立方米,它也成为我国第二大原油生产基地。国家能源局在今年初引发的《2017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中指出,在实施油气科技重大专项“十三五”计划时,要重点支持陆上深层、海洋深水和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重大理论技术创新,加强用海协调,进一步推动海洋油气勘探开发。

虽然在短时期内,这些大油气田和大发现还不足以降低我国油气对外依存度,但我国能源自给之路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很不容易。从最初的“贫油国论”到西方技术封锁,再到一次次低油价给油气公司逼上“绝路”,中国油气企业闯过一道道难关,形成了今天完整的油气工业体系。

今天,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伴随我国油气工业发展壮大的是,国家、社会对油气行业越来越严格的监督和要求。2014年底和2015年初,新《安全生产法》和《环境保护法》正式实施,这不仅要求油气公司要以更加严格的生产标准进行生产,更要求它们在设备更新改造和环境保护上投入更多的资金。据了解,在“环保至上、至高无上”的开发理念指引下,渤海油田在2010年至2016年间共投入4.15亿元用于环境保护。

连续三年多来的低油价对国内各大油气公司的业绩造成不小的冲击。从历史经验看,低油价时期,油气公司往往会过度控制成本,从而减少在安全环保上的必要投入。这是不可取的,往往会得不偿失。不管是陆上还是海上,也不管是哪种开采方式,油气公司都要以符合行业标准的开采方式和环保标准要求自己。企业要懂得算大账,与其在发生安全环保事故后承担经济损失、社会信任损失,不如把工作做在前面,把所有危险苗头扼杀在萌芽中,安全环保的供应能源。

(责编:王静、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