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建议尽快建立封闭应用示范区 破解生物柴油产业困局

杜燕飞

2017年09月29日16:05  来源:人民网
 
原标题:专家建议尽快建立封闭应用示范区 破解生物柴油产业困局

  我国是一个富煤、少油、有气的国家,发展生物液体燃料不仅促使能源结构的多元化,也将促进清洁能源的利用改善环境。其中,生物柴油被给予厚望。

  我国生物柴油的原料主要是“地沟油”等餐厨废弃油脂,民生意义重大。但是,生物柴油在我国已发展10年之久,却仍无法进入流通领域,产业逐渐陷入困境。

  近日,国家发改委等十五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扩大生物燃料乙醇生产和推广使用车用乙醇汽油的实施方案》,明确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使用车用乙醇汽油,2020年要基本实现全覆盖。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业内人士认为,国家应该参照推广乙醇汽油的做法,尽快出台生物柴油强制添加政策,实现在石化柴油中添加生物柴油推广应用。,

  同时,“应该尽快建立生物柴油产业封闭应用示范区,实现‘地沟油’利用、炼厂环节调配、生物柴油强制添加封闭区域内销售的无缝对接,达到食品安全与减排减霾的多赢目的。” 国家生物柴油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吕勃说。

  意义:确保“舌尖上的安全” 解决“呼吸之痛”

  生物柴油是以“地沟油”等废弃油脂和油料作物为原料生产的可再生液体燃料,具有十六烷值高、无毒、低硫、可降解、无芳烃等特点,可与石化柴油混配使用或直接替代,是典型的绿色环保可再生能源。

  目前,我国生物柴油的原料,主要是“地沟油”等餐厨废弃油脂的回收利用,对民生而言,其意义重大。

  首先,生物柴油的推广使用可以解决“地沟油”重返餐桌问题,确保“舌尖上安全”。

  “地沟油”所含主要有害物质之一——黄曲霉素是一种公认的强致癌物质,其毒性是砒霜的100倍。“地沟油”的另一种类“泔水油”中含有的苯丙比,也是一种毒性很强的致癌物。但“地沟油”经过“洗涤、蒸馏、脱色、脱臭”等工艺流程后,在外观上很难区分是“地沟油”还是调合食用油。

  中国石化联合会产业发展部产业研究处处长朱建军表示,生物柴油可与石化柴油以任意比例混合使用,可实现“地沟油”等废弃油脂集中、规模化利用,是杜绝“地沟油”重返餐桌,并将其“变废为宝”的最佳选择。

  “‘地沟油’必须用到车身上而不是用到人身上。” 国家生物柴油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吕勃说。

  其次,生物柴油的推广使用可以解决柴油车排放污染问题。

  根据环保部《中国机动车污染防治年报(2015)》,“柴油车污染排放是PM2.5等污染物的主要来源,柴油车虽然仅占汽车保有量的14.1%,但其氮氧化物(NOX)和颗粒物(PM)的排放量却占机动车总排放量的69.2%和99%以上。因此,解决或减少柴油车排放污染问题也是当务之急。

  和石化柴油相比,使用生物柴油的汽车尾气中有毒有机物排放量仅为普通柴油的10%,颗粒物为普通柴油的20%,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排放量仅为化石柴油的10%,同时也没有硫化物、铅等有毒物的排放。

  同时,生物柴油不含对环境造成污染的芳香族化合物,燃烧尾气对人体的损害低于石化柴油,且其生物降解性高达98%,降解速率是普通柴油的2倍,可大大减轻意外泄漏时对环境的污染。

  因此,将“地沟油”制成生物柴油与石化柴油混配做成车用燃料,可以解决“地沟油”重返餐桌问题,也有助于减排减霾。

  困境:销售市场大门紧闭 “地沟油”成本高企

  作为生物液体燃料,生物柴油原本是被给予厚望的“潜力股”,近年来的发展却乏善可陈。从最初的大量资本注入,产业快速发展,到现在多数企业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甚至倒闭。

  在吕勃看来,制约我国生物柴油产业的发展主要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地沟油”成本及能否借助“两桶油”现有规模庞大的配送渠道推广应用问题。

  2014年初,民营生物柴油生产企业——云南盈鼎生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云南盈鼎”)一纸诉状将中石化及中石化销售云南分公司告上法庭,起因是后者拒绝交易前者用“地沟油”生产的生物柴油,折射出我国生物柴油在销路的困境。

  吕勃认为,目前,我国成品油销售市场主要是以中石化、中石油为主,他们至今仍未表态接纳生物柴油,市场对生物柴油的认知度比较低,大部分生物柴油企业只能转移到化工方向,生产化工产品维持生存。

  中国石化联合会产业发展部李顶杰表示,油价长期低位运行,石油销售企业疲于应对劣质油市场冲击,拼命保住自身石化油品市场占有率已属不易。在这种情况下,生物柴油企业普遍陷入严重亏损,甚至被迫停产、倒闭,不足为怪。

  在生物柴油销售遭遇困境的同时,“地沟油”作为生物柴油的原料,由于跨省流通频繁,难以监管,“地沟油”生产食用油、“泔水油”生产饲料油等违法行为屡禁不止。

  目前,生产生物柴油的原料——“地沟油”是按照普通商品在市场上流通,并没有强制监管措施。“政府监管现在都是按照行政区域来监管,但是‘地沟油’跨省流通频繁,‘地沟油’在流通环节中便去向不明了。”吕勃表示。

  同时,“由于市场监管不到位,地沟油的价格都被人为炒高了,现在每吨地沟油的价格基本是4300元,石化柴油价格每吨也才4300元,如果现在放开了中石化、中石油采购,在价格上也是做不到的,也没有原料支撑。”吕勃无奈地说。

  此外,虽然我国现行《可再生能源法》及其他文件均对生物柴油掺混石化柴油销售做出了相关规定,但现行政策并没有强制性推行的明确规定与相关约束机制,也没有可操作性措施,致使《生物柴油调和燃料(B5)国家标准》与《柴油机燃料调合用生物柴油(BD100) 国家标准》均流于形式。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1号增值税税票改革后,规定退70%,交30%。但是,我们购买‘地沟油’是没有发票的,等于是100%交税,生物柴油产业不光没有补贴,还要替‘地沟油’交税。小微企业现在是免税的,卖‘地沟油’的都说自己是小微企业,这里面的存在很多问题。”吕勃告诉记者。

  破局:尽快建立生物柴油产业封闭应用示范区

  《生物质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指出,开展市场封闭推广示范,推进生物柴油在交通领域的应用。《生物柴油产业发展政策》也指出:“鼓励封闭推广,并确定推广使用区域和时间。”

  我国生物柴油企业生产规模普遍偏小,产能多为5万吨/年以下,按现行政策规定,生物柴油企业很难拿到成品油批发销售资质,自行掍掺销售基本上行不通。借力现有庞大的成品油销售系统,则是打通生物柴油销路的最现实可行、最便捷之路。

  报告显示,截至目前,生物燃料强制掺混规定已在30多个国家推行,各国普遍要求石化柴油必须掺混一定比例的生物柴油方可销售,且呈现出逐年增加的态势。

  9月9日,中国石化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教授级高工蔺建民透露“近期国标委将以隆重形式发布生物柴油B5强制性标准”,而生物柴油BD100作为强制标准的附录,其内容也是强制的。

  但在吕勃看来,推出柴油强制性标准,不如推出强制性添加政策,强制性标准和强制性添加政策是两回事。乙醇汽油的推广,不仅仅是强制标准问题,主要是有强制性政策。

  吕勃表示,国家应该按照推广乙醇汽油的力度和方法,尽快出台生物柴油强制添加政策,先在全国具备条件的区域建立生物柴油产业封闭应用示范区,既有利于总结经验,又为在全国大范围推广应用奠定基础。

  吕勃告诉记者,在封闭应用示范区内,从产业的上游“地沟油”实施强制:“地沟油只能作为生物柴油的原料,封闭供给生物柴油厂,限制炒作价格、严禁出省、出口,以利于就地监管利用”;生物柴油企业生产的达标生物柴油(BD100),可就近封闭进入石油/石化(炼厂),完成与石化柴油的掺混(B5柴油);下游实施“不添加生物柴油的石化柴油不得进入市场销售”的强制添加政策,为全国大规模推广应用做好准备。

  今年两会期间,云南十八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提议在云南建立生物柴油封闭示范区,指出在云南建立封闭应用示范区的各种条件已成熟。

  ——2011年,昆明两条公交线路47辆柴油公交车上封闭使用生物柴油,连续运行120天,经检测,发动机、喷油嘴无任何异常;动力充沛,油耗、成本均有所下降;尾气排放明显优于普通柴油车。

  ——2012年,云南省政府出台《关于做好地沟油制生物柴油工作的指导意见》。

  ——2013年7月1日,云南省正式实施生物柴油B10、B20地方标准,生物柴油最高混配比例可达20%。

  同时,建立生物柴油封闭示范区,以生物柴油的名义强制推行高标柴油,一举两得即解决了清洁“高标油”“入市难”、 劣质低标油“退市难”的两难问题,又解决了“地沟油”及重卡燃油清洁化的防癌治霾问题。

  “希望国家加快出台推动生物柴油产业的强制性政策、油品央企尽快放开生物柴油的推广应用,添加1%的生物柴油就是生物质燃料,就是绿色转型、就是绿色担当。”吕勃呼吁。

(责编:贺迎春、杨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