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标置换交易"引导 四川煤企去产能变主动

2017年10月16日08:07  来源:经济参考报
 
原标题:"指标置换交易"引导 四川煤企去产能变主动

  去年下半年以来,随着煤炭市场价格反弹,一些煤矿对于落后、过剩产能退出,变得有些“不愿关”了。最近,四川省通过“指标置换交易”引导煤炭产能退出,尝到市场化手段带来的“甜头”,27家原本“不愿关”的煤矿主动关闭了矿井。

  指标交易企业受益

  宜宾市筠连县是四川的产煤大县。筠连县合业矿业集团公司今年关闭了当地一处产能15万吨/年的夏泉煤矿。

  “这个煤矿产能小、灾害重。”合业矿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李朝银说,“虽然关了有些舍不得,但是以后我们可以把力量集中投入到集团剩下的4个矿上面,从而提升安全生产水平。”

  李朝银说,夏泉煤矿的关闭退出,得益于四川在煤炭行业化解产能工作中尝试的“指标置换交易”。这个煤矿按照产能的30%比例,将4.5万吨的指标在市场上交易,卖出了139.93元/吨的价格,总共收入600多万元。

  煤炭去产能是我国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四川省安监局副局长刘健说,四川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在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通过竞价拍卖的方式,对关闭退出煤矿的去产能指标进行交易。

  今年8月24日,四川省进行了首场拍卖。参加此次交易的指标1290.7万吨,来自山西、陕西、山东、内蒙古、四川等地的11家意向受让企业参与竞拍。上拍的指标全部交易成功,成交均价142元/吨,交易额18亿余元。

  “交易指标量、指标需求量、交易收益均超过预期,多渠道为煤矿关闭退出筹集了资金,提高了煤矿企业关闭退出的积极性。”刘健说,这促使27家原本“不愿关”的煤矿主动关闭了矿井,占今年四川应完成任务数的56%。

  落后产能让出市场

  去年国家出台政策,要求3年内确需新建煤矿的,一律实行减量置换。也就是说,这些煤矿要使用其他企业退出的产能指标。通过指标置换,老旧矿井拿到钱退出了,产能减少了,为新建煤矿市场留足更多的空间。

  “我们关闭退出的都是落后产能。”宜宾市安监局副局长李文仲说,一是安全条件较差的矿,比如开采条件差、瓦斯突出、治理灾害成本高的矿。二是僵尸企业。三是小煤矿,去年全市6万吨/年以下的煤矿已全部退出,今年尽量让9万吨/年的产能退出。四是不符合环保要求的矿,比如高含硫的煤矿、风景名胜区内的煤矿。

  在各级政府投入110亿元左右财政奖补资金的推动下,从2013年到2016年,四川已关闭煤矿753处,退出产能7129万吨。但是,受煤炭市场价格反弹及煤矿企业债务影响,相当部分煤矿不愿主动关闭退出,单纯依靠财政奖补资金推动煤矿关闭退出的难度越来越大。

  雅安市安监局副局长程月刚说,有的落后产能所在的县是财政穷县,希望多渠道筹措煤矿关闭所需资金。煤矿企业也盼望在财政奖补资金的基础上,还能有更多资金用于化解抵押借贷、青苗补偿等实际问题。指标市场化交易的收入可以更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转型发展道路更宽

  四川对退出的煤矿不是“一关了之”,而是采取土地利用、转产扶持等措施,积极引导帮扶其转型发展。雅安市汉源县“煤老板”李勇强去年10月关闭了一处产能9万吨/年的煤矿,转型加盟一家珠宝连锁企业,如今在雅安各地开了11家店。

  “现在国家号召‘双创’,市场上机会很多。有了煤矿十几年的管理经验,我们不管在哪行创业,都比较容易成功。”李勇强说。

  “小煤矿投入越来越大,安全压力也很大,不转型不行。”四川蓝伯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田永奎说,他们关闭产能15万吨/年的煤矿后,在当地政府支持与帮助下“弃煤从农”建起3万亩青蒿种植基地,组建科研团队和生产线,转型生产青蒿素产品,昔日黑乎乎的矿山将变为绿水青山。

  “一大批安全条件差、资源利用率低、影响环境的落后煤矿关闭退出了。”刘健说,四川煤矿平均单井规模由2012年底的12.9万吨/年提高至2016年底的17.7万吨/年,生产集约化程度得到提高。安全事故由2012年的119起、死亡200人降至2016年的28起、死亡42人,分别下降76.5%和79%。(丛峰 陈健)

(责编:杨迪、贺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