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沟油”变废为宝 上海试点加注生物柴油

2017年11月14日08:4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上海试点加注生物柴油

  位于上海奉贤区和浦东新区的2个加油站,近日作为试点开始对外销售B5生物柴油。这意味着,餐厨废弃油脂制成的生物柴油终于摆脱了“实验室”阶段,打通了市场化的“最后一公里”,大面积复制推广应用指日可待。

  和普通柴油品质没区别

  餐厨废弃油脂历经去除杂质、化学反应、蒸馏等多道工序,可得到精制的脂肪酸甲酯,也就是俗称的生物柴油。根据我国国家标准《生物柴油调和燃料》,能够车用的生物柴油必须是“调和油”。此次2个试点加油站提供的B5生物柴油,由5%的生物柴油与95%的矿物柴油调和而成。同时,还要通过硫含量、酸值、水含量、凝点、多环芳烃等几十项质量指标的考核。

  笔者在南亭公路、浦卫公路路口的一座加油站内看到,2个加油器经过改造,有4柄加油枪可以提供B5生物柴油的加注服务,相关加油位的地面上贴有绿底白字的“生物柴油”标记。加油站高高竖起的站牌上,也增加了“生物柴油”4个大字,提醒着过往的车辆。该站的一般柴油售价是6.02元/升,而加注B5生物柴油可打9.5折,售价5.72元/升。目前,奉贤这座加油站储备了约10吨B5生物柴油,按每辆车一次加注60升计算,预计四五天就可以加完。服务员表示,发票上将注明是“生物柴油”。他们给车辆加注前,会主动明示油品并询问驾驶员意愿。

  笔者随机采访了几位进站加油的车主,他们普遍对生物柴油表示欢迎,但都以“吃不准品质”“单位报销时可能不接受”等为由,没有选择生物柴油。

  对此,同济大学教授楼狄明表示,能够进入中石化加油站试点的生物柴油,其品质已经过反复考验,用起来和普通柴油几乎没有区别。据他介绍,自2013年9月29日上海第一辆使用“地沟油”的70路公交车上线运营,至2017年9月30日,共有104辆公交车参加了《高比例餐厨废弃油脂制生物柴油上海市应用体系研究》课题。使用3种规格(B5、B10、B20)生物柴油混合燃料的这些公交车累计运行1560.72万公里,消耗餐厨废弃油脂制生物柴油45.63万升。近10个月来,又有32辆环卫车参加了上述试验,累计运行8.31万公里,消耗餐厨废弃油脂制生物柴油2405.6升。

  结果显示,使用B5生物柴油后,试验车辆发动机的活塞顶部、气门、喷油器等关键零部件表面都没有积碳,也未出现与油路相关的故障;部分车辆还出现了尾气排放的改善,相比纯柴油,一氧化碳、碳氢化合物、超细颗粒物等排放均有小幅降低。

  破解“吃不饱”“没钱赚”

  楼狄明坦言,“地沟油”成为车用燃料的技术,早在10多年前就已攻克,其参与的课题成果“混合柴油燃料车用关键技术及应用”夺得了上海市2012年度科技进步一等奖,但此后,要让“地沟油”彻底脱离实验室而走向市场,须过两道关:“吃不饱”和“没钱赚”。

  所谓“吃不饱”,就是原本没有稳定的“地沟油”来源,无法保证生物柴油的稳定量产。这一问题在2013年被攻破,在上海市食安办牵头下,市食安办、市绿化市容局、市食安联合会、同济大学、上海华谊集团和上海中器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上海市餐厨废弃油脂循环利用六方合作协议”,明确全市收集的餐厨废弃油脂优先供应公交试点项目。只要条件允许,上海每年产生的约三四万吨餐厨废弃油脂都可以运到指定单位,制出生物柴油。

  所谓“没钱赚”,是受制于较高的收运和处置成本,上海生物柴油生产企业长期处于成本倒挂的窘境。从2010年开始,上海处置企业的“地沟油”收购价要按国际原油、棕榈油、甲酯三者国际价格之和的一定比例来计,一旦遇到国际油价走低,生产线开得越久就越亏。这一问题在2016年解决,《上海市餐厨废弃油脂制生物柴油收运处置应急扶持办法》颁布,将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对相关处置企业的亏损进行补贴,确保其能维持正常运转。

  上海市食品安全工作联合会副秘书长郑树松表示,依靠财政支持,并非长久之计,关键还是要从市场里找出路。这次生物柴油进入社会加油站,就是迈出了巨大的一步。“有加油站能接受生物柴油,就能让公众真正接触到生物柴油。只有增加了解,整个社会才会进一步接受、认可这种新型的能源消费方式。”

  上海市食药监局局长杨劲松表示,“通过生物柴油这条路径,上海已实现了餐厨废弃油脂的闭环式管理。”未来上海还将继续提升技术标准,运用市场化运作的模式,推进餐厨废弃油脂制生物柴油的多元化应用,从公交车、环卫车扩大到物流车和长江货运船等,并探索建立适合上海实际且安全可靠、能有效降低成本的混合柴油燃料储存及加注体系,更加完善全产业链监管体系及市场营运模式。

  (据《解放日报》陈玺撼)

(责编:杨迪、贺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