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聚变科学让世界相“聚”——访欧盟聚变联盟负责人托尼·多内

2017年11月30日08:48  来源:科技日报
 

记者 刘园园 高 博

“在我看来,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TER)是和平利用核能的典范,它让不同国家的科学家们聚在一起,让世界联系在一起。”

今年是中国正式加入ITER计划十周年,也是ITER组织成立十周年。11月29日,在“ITER十年——回顾与展望”会议期间,欧盟聚变联盟(EUROfusion)负责人托尼·多内(Tony·Donné)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畅谈被称为“人类未来最理想能源之一”的核聚变能源。

欧盟聚变联盟代表欧洲原子能共同体管理和资助欧盟的核聚变研究。联盟成员包括来自28个国家(其中包括少数非欧盟成员国)的30多家科研机构,其研究还涉及100多家第三方机构。

托尼介绍,欧盟聚变联盟根据2012年制定的欧洲聚变能源发展路线图来为成员机构提供研究经费。这个路线图计划在2040年开始建设欧盟的核聚变示范堆(DEMO),并到2050年实现核聚变能商业化。

“原来都是各个国家自己研究自己的,现在我们通过联盟实现了成员机构之间实验和沟通协调的统一。”托尼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欧盟聚变联盟把核聚变研究分成不同的任务包,在这个基础上,联盟所有科研人员共同利用欧洲地区的几个核聚变装置做实验。

ITER是欧洲聚变能源发展路线图中非常重要的一环。托尼说,ITER非常重要,因为它要验证核聚变能源是否可行,其中包括很多依然未解决的核心技术。ITER的探索成果可以为欧盟未来建设DEMO提供支持。

“我们并非等ITER建设完才着手DEMO的工作,而是在ITER建设时,就开始设计DEMO。” 托尼告诉记者,欧盟聚变联盟所管理的经费,70%左右与ITER计划相关,20%左右与DEMO项目相关。

虽然是一个科研组织,欧盟聚变联盟也在努力将企业融入到科研合作当中。“这是为了吸取ITER建设之初的一些教训。因为ITER是由科研人员设计的,但是当科研人员向企业提出某些定制需求时,却发现企业生产不出来,或者造价太高。”托尼说,鉴于此,欧盟聚变联盟在DEMO设计之初就邀请企业人士参与,目的就是更好地优化装置,同时为未来核聚变能源更好地商业化做准备。

ITER组织成立十年间,中欧之间在核聚变能源研究领域进行了非常频繁的合作。“中国为ITER付出的努力令我印象深刻。”托尼认为,中国已经在很短时间内成为核聚变科学领域的重要力量。

在他看来,中国在东方超环EAST上做了非常棒的工作,而且中国的科学家又在提议建造“中国聚变工程实验堆”(CFETR),这让托尼非常期待。“这是核聚变科学继续往前发展的关键一步。”托尼说。

“核聚变科学真的是一个让科学家们很好合作的领域。”托尼告诉记者,在该领域,中欧可以相互从对方身上学到很多东西。目前,中欧科学家每年都会针对DEMO和CFETR召开技术层面的讨论会议。他希望欧盟的DEMO和中国的CFETR可以相互启发,共同发展。

托尼相信,未来核聚变能将成为非常重要的能源。他举例介绍,法国和德国开发了大量的风能和太阳能,这些能源非常清洁,但是有储存难题而且不稳定,因此难以最终替代化石能源。相比之下,核聚变能源却没有这些缺点。

“人类未来发展需要高效、稳定、清洁的可再生能源,作为一种‘基础’能源。”在托尼看来,核聚变能源恰恰是不错的选择。

(科技日报北京11月29日电)

(责编:初梓瑞、庄红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