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永生委员:我们科技工作者越单纯越好

贺迎春

2018年03月15日08:13    来源:人民网-能源频道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马委员、马总、马博士,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石化副总经理、中国工程院院士马永生有着众多耀眼的角色。由于他在油气勘探领域的突出贡献,2017年国际小行星委员会还同意把一颗小行星命名为“马永生星”。

特殊的荣誉、特殊的鞭策。马永生说,他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

马委员:油气对外依存度高,我有责任提建议

今年两会期间,马永生走进人民网演播间,他表示,自己是新委员,“政协委员要履职尽责,而且要高质量的履职尽责,有很多渠道,其中提案是政协委员行使自己权力最重要的途径之一。”

他认为,提案工作最好结合本行业、本领域,“因为人不可能什么都懂”。他今年提交的提案,都集中在跟油气产业、绿色发展相关的议题。

数据,他信手拈来。2017年, 我国石油表观消费量达到5.9亿吨,增速为2011年以来的最高;国内产量降至1.92亿吨,连续第二年低于2亿吨,而全年石油净进口量达到3.96亿吨,比上年增长10.8%。2017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升至67.4%。预计2018年中国石油表观需求量将首次突破6亿吨达到6.15亿吨,对外依存度将逼近70%。

他说,依存度高了可能会带来一系列问题。一方面在供给侧出现了大的缺口,直接影响到对国家的经济发展的支撑和保供的作用。另外最大的问题是长期受制于人,可能会对地缘政治变化的敏感性越来越大。去冬今春的气荒,再次证明我国油气发展始终要坚持“立足国内、拓展海外、多元供给”的方针。

“我们国家到了对外依存度这么高的情况下,我觉得作为业内的一位委员,有责任在大量调研的基础上提一些建议。”马永生表示,不管是国有企业还是其他的企业,要肩负起重担,加大对国内油气勘探开发这方面的投入。同时,政府部门在资源税的减免、税费等方面,特别是针对那些低品位的储量开发探用,还有非常规油气的勘探开发给予支持。另外,还需要创新机制,统筹谋划、加强保供体系的建设。

作为一个政协委员,马永生还对生态环境建设所取得的成就感到欣喜。“过去5年,在污染防治上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不仅生态环境明显好转,人民群众获得感不断提升,绿色发展也取得了可喜的局面,体现了政府对民生的关注。”

马总:我不是循规蹈矩的人,绝对不会盲从任何权威

普光气田位于四川省达州境内,面积1116平方千米,天然气资源量8916亿立方米,探明地质储量4122亿立方米,是我国第一个超百亿立方米高含硫大气田、亚洲第一、世界第二大高含硫天然气净化厂和国家应急救援基地。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国内规模最大、丰度最高的海相高含硫气田,当初差点被业界判了“死刑”,超深、高含硫、地处复杂山地人口密集区的特点,使得整个钻井工作风险很高、投入很大。

学术界多数人曾认为,在中国南方海相领域发现世界级大型油气田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在普光气田之前,我国发现的大型油气田多是在陆相地层里找到的。然而,目前全世界已发现的油气储量90%都存在于海相地层。中国海相究竟有无可能发现大型油气田?马永生不迷信权威,不惑于成见,1998年,经过充分的前期准备与论证,他和团队一头扎进了南方遍布海相地层的深山里。

马永生与同事讨论岩芯(左二)

国际上一些著名的专家,甚至在教科书里面都有这样的结论:超过3500米,岩石致密化严重,不可能有油气储存的空间。针对这个问题,马永生团队从野外到室内的实验室,通过模拟,通过计算,最后得出的结论,只要有一定的物理化学过程存在,往深处走,仍然可能有比较好的储气空间。

“普光气田这个范围内,前人、不同的公司光钻井就有20多口,基本上所有当时认为比较好的地方都打过井了,在那种情况下,坚持在这个地方勘探,反对的声音很多。” 马永生说,第一次开会的时候支持他们的人只有大概百分之二三十,但他准备挑战前人、挑战权威,坚持勘探。

“我不是离经叛道的人,对前辈的工作很尊重。不过,我也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会坚持自己的想法,绝对不会盲从任何权威。”马永生说,别人反对,肯定都要有理有据,我鼓励团队,我们是不是应该在这方面加强一些?但是,我们坚信自己的判断,因为这是建立在扎实的工作基础上的。

第二次讨论的时候,情况大有改观,接近50%的人开始支持马永生团队。“但是这还不够,你必须是多数人支持,因为这种油气勘探毕竟是一种高投入、高风险的。”

第三次的时候有百分之七八十的人赞成了。“尽管你们这些认识、设想很大胆,很有颠覆性,但是,你们的工作很扎实,值得探索。最后专家组组长签字了。”马永生平静中难掩兴奋。

非常幸运的是,马永生坚持打的井通过一年多的艰苦的钻探,终于在2002年5月份钻到了当时国内最厚的、最深的,也是最好的气层。2700多米的气层,产量也很高。

打井也打出了新深度,现在最深的井已经超过了8000多米,仍然有很好的储气空间,越来越多的实践在证明他们当时理论认识的正确性。

马永生说,油气勘探是一个涉及面非常宽的创新过程,每一个环境都会面临不同的挑战。因为现在的勘探家,面对的对象都是前人做过大量工作留下来的难题,容易找的,或者用简单的技术就可以发现的对象越来越少了。

勘探过程中每一个环节都要运行好,需要高超的组织能力和协调能力。马永生说,作为一个成熟的勘探家,他不光是一个理论家,还需要有一定的协调、沟通、管理方面的能力,要求综合素质要高。

马博士:从本科到博士,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段经历

随着马永生取得成果的增多,工作岗位的提升,各种荣誉也纷至沓来。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当时我国能源领域最年轻院士、海相碳酸盐岩油气理论研究与勘探的探索者、我国最大的海相气田——普光气田的主要发现者、“川气东送”工程的主要贡献者、国家“万人计划”首批杰出人才……

46岁时,他获得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成就奖”,10年后,国际小行星委员会把一颗小行星命名为马永生星。

“越往后虚头巴脑的东西越来越多了。但我最喜欢的还是当年一起创业的同事们对我的称呼,不管我身份如何变化,他们从来不叫我马院士、马总或者什么,一直叫我马博士,这是我最喜欢的称呼,很亲切。”

1992年,马永生刚参加塔里木石油会战不久,与指挥部总地质师打赌,如果当时钻探的满参1井打到的是暗色物质(生油岩),那么马永生请吃饭;如果是红色物质,那么总地质师请客。当时有媒体以“马博士与老总打赌”为内容进行了报道,马博士这个称呼就响亮了起来。

从小学到中学,从大学到博士,寒窗苦读20年,马永生获得了当时国内为数不多的博士。“这是我人生最值得珍视的一段经历,后来我所有的不管在学术方面的成就也好,或者其他方面的成绩也好,都跟我那段得到的知识、技能和品质的培养是分不开的,所以我特别珍视在校这段经历,严格正规的学校培养很重要。后期获得荣誉啥的的都是加法了,多几个、少几个都没有实质性变化。”

“马博士”现在也带博士生。马永生希望学生们提出的每一个结论都有数据、资料作支持。他要求学生们要尊重前人的研究成果,每次在做学术报告的时候,凡是引用前人的成果,必须要作明确的标注。与此同时,马永生也鼓励自己的学生要独立思考,对前人研究成果不盲从,在踏实研究的基础上,要有质疑别人成果的勇气,甚至包括他本人的学术观点。

在人民网访谈时,马永生笑道,“我还是希望把自己定位为一个踏踏实实做事的科学家。”“科技工作者越单纯越好。” 

(责编:贺迎春、董菁)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特别策划

    两会进行时
    我为政府工作报告献策
    民民跑两会
    听懂两会
    捎句话
    人民网评
    健康中国人

两会调查

    2018两会热点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