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原油期货交投活跃度 分析师建议引入做市商机制

2018年03月27日18:23  来源:证券日报
 

  3月26日,中国原油期货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正式挂牌交易。作为国内第一个引入境外投资者的国际化期货品种,将会对期货行业产生哪些影响?对此,《证券日报》记者专访了国投安信期货能源首席分析师高明宇。

  《证券日报》记者:您认为原油期货上市对于期货行业的重大影响有哪些?

  高明宇:原油被称作“商品之王”,从大类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看,原油是大宗商品市场的风向标。原油期货上市是中国期货市场里程碑式的事件,主要影响有三方面:一是将有效扩充期货市场的资金容量。中国原油期货平稳运行后,将至少形成40万手至50万手的持仓规模,为中国期货市场带来150亿元至200亿元的增量资金。二是使能化产业链的上市品种更加完善。原油期货上市将从原料端完善能化产业链的品种类别,与已纳入上市日程的汽油、柴油等主产品系列和已有的化工品系列形成完整的能化板块,并衍生出丰富的跨品种套利机会。三是原油作为国际化品种,为我国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迈出实质性一步。借助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这个国际化平台,中国期货市场的大门已经打开,“国际化”之路一定是机遇与挑战并存,但境内外中介服务机构愈发充分的竞争,必将有益于中国期货市场的长远发展。

  《证券日报》记者:原油期货市场建设是一个复杂而长期的系统工程,目前还需要完善哪些机制?

  高明宇:原油期货市场建设目前存在四大问题有待完善。具体来看,一是市场交投尚有提升空间。目前境外机构和境内产业客户在上市之初持观望态度居多,专业投资机构和高净值个人投资者则表现出较高的参与热情。且参与者对跨期、跨市、跨品种套利策略更为热衷,需要留意产业客户参与度有限带来的流动性风险。新品种上市必然面临一个提升流动性和扩仓的建设历程,建议交易所可以适时引入做市商机制,将国内原油期货市场建设成连续活跃合约市场,为产业客户的参与创造更好的市场环境。

  二是交易时间错配。投资者应特别留意国内原油期货因交易时间不连续带来的跳空风险,跨市套利者也应留意交易时间错配带来的敞口风险。对此,可通过ICE布伦特做搭桥锁定DME阿曼原油期货和上海原油期货的价差。

  三是涨跌停板不一致。中国原油期货涨跌停板为上一交易日结算价的±4%;外盘原油期货并无涨跌停板限制,ICE BRENT和NYMEX WTI仅有10美元/桶的熔断机制,即前一日结算价10美元涨跌幅度内,若到达涨跌停板,停止交易5分钟,重新开始时涨跌停板扩至原来两倍。目前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也有扩板机制,但当外盘原油市场发生剧烈波动时,还是应警惕国内原油市场的跳空风险。

  四是有效交割库容有限。中国原油期货首批交割库启用315万方,对应2万手左右的单边持仓。此外,INE交割细则中明确规定指定交割仓库中同一保税油罐内不得混装不同交割油种的原油,若小众油种入库,则交割库容的实际使用率更低。虽然交易所已批复了3家原油期货备用交割仓库,临近交割月挤仓风险依然值得关注。NYMEX WTI交割库库欣的库容7819万桶,相当于美国原油日均消费量的4倍,在上市之初都出现过胀库的情况,中国原油期货适时启动第二批交割库的申报和审批已是势在必行。 (见习记者 孟 珂)

(责编:初梓瑞、庄红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