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心地质苦亦甘

2018年05月07日08:51  来源:中国石化报
 

吕维刚(中)在现场指导开发。 罗敏波 摄

许庆勇

“地质研究是一件苦差事。但通过努力,为国家采出更多效益油,即便是苦,也是一种享受。”说话的这位是“闵恩泽青年科技人才奖”获得者:胜利油田滨南采油厂地质研究所副所长吕维刚。

2003年7月,21岁的吕维刚大学毕业来到滨南采油厂。经过作业工、采油工、技术员等基层岗位锻炼后,2005年6月,他进入地质研究所工作。13年来,清瘦、寡言的吕维刚脚踏实地,勤学善钻,踏实肯干,像颗钉子牢牢钉在地质战线。

初进研究所时,他一时竟不知道该干什么、从何干起。他沉下心来,如饥似渴地在干中学、学中干,表现出与众不同的劲头。日复一日,几年下来,吕维刚的业务水平稳步提高,很快成为技术骨干。

胜利油田组织产能建设方案审查会,他代表滨南厂汇报滨37、滨644、单16三个大方案。为准备好方案汇报,他把办公室当成家,常常在电脑前奋战10多个小时。“干方案才两三年,就能一个人汇报三个大方案,不简单!”汇报结束,这个年轻的小伙儿得到领导充分肯定。

为适应油田开发技术发展,进一步搞好油田开发,吕维刚开始学习油藏数值模拟技术。夜深人静时,他一边从网上查阅翻译英文资料,一边向大学同学请教,在实践中摸索,很是痴迷。他说:“学软件掌握新技术,本身就是快乐,上瘾!”通过努力学习,他顺利考取胜利油田数模高级资格证书,带领全所技术干部开展数模工作,有力提高了油藏开发信息化建设水平。

从地质研究岗到开发动态岗,从油藏方案岗到开发室主任岗,凭着勤学善思多钻研,他先后参与中国石化“单家寺多层非均质油藏差异化开发提高采收率先导试验”和6项局级科研项目,其中“滨南油区地层不整合油藏有效开发技术研究”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他两次获得刘新材地学开拓奖二等奖,三次获得局级科技进步奖,五次获得局优秀方案奖。

担任地质所开发三室主任时,吕维刚既要负责全厂稠油开发管理工作,又要负责全所产能建设工作,任务异常繁重,“白加黑”“五加二”成为工作常态。在妻子衣娜眼里,吕维刚就是一个长在办公室里的人。

夜幕降临,在办公室梳理好当天工作,安排次日的工作计划,吕维刚很享受静谧夜晚一个人静静思考的感觉。

编制油藏工程方案是新老区产能建设5个配套方案编制的先手棋,直接决定产能建设质量和效益。“优化、优化、再优化!”为编制好滨37块白鹭湖井工厂油藏工程方案,从开发层系、井网、井距到开发指标,吕维刚一整天泡在办公室,一待就是10多个小时。在他和同事的努力下,白鹭湖东岸不足1.5万平方米的土地上,建成拥有30口油井和13口水井的、我国东部陆上最大的采油平台——白鹭湖井工厂。井工厂成为一项集约、高效、智能、和谐的示范工程,不仅为油田开发与城市建设探索出一条合作共赢之路,也为油田效益开发闯出了一条新路,成为滨南厂一张靓丽的名片。

吕维刚起初加班会给妻儿打个要加班的“预防针”,到后来变成打不打都一样,偶尔一次正点下班,妻儿反倒会问:“咦!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干一件事,就一定要把它干好!差不多可不行!”这是吕维刚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工作中,开发效益不好不行、数据不准确不行、图表不规范不行、汇报不流畅不行、被问住不行、超时了不行;儿子学习,字写得不好不行、口算不全对不行、课文背得不流利不行。

耳濡目染,儿子也养成了做事认真的习惯。一次,妻子拖地,引来儿子抱怨:“妈!你干活儿能不能像爸爸一样认真点,茶几底下你都没拖到,搬走再拖拖!”妻子哭笑不得。“对孩子的陪伴,不光是分分秒秒陪着他,更重要的是,要给他树立一个榜样!”吕维刚说。让他欣慰的是,自己虽然很少能陪伴儿子,但儿子却养成了爱学习、事不过夜、做就做好、坚强独立的性格,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

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做好自己必然会影响他人,吕维刚知道这就是榜样的力量。(许庆勇)

(责编:余璐、贺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