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真金白银”的10亿吨

瞿 剑

2018年08月06日22:11  来源:科技日报
 

  世界最大砾岩油田——10亿吨级玛湖油田自去年11月30日横空出世至今,收获了世界级的礼赞和艳羡,也经历过一些质疑:玛湖油田迄今累计发现三级石油地质储量12.4亿吨,而且主体位于以往被认为“没有圈闭”、成藏条件不好的斜坡区,不会是忽悠人的吧!

  对此,中国石油新疆油田公司总经理陈新发解释,在国内所有含油气盆地中,准噶尔盆地资源勘探潜力巨大,已是“业界专家的一致看法”;其中的玛湖地区,最大的认识突破是斜坡区不受构造控制,现在可以证明整个斜坡区“满凹含油”。

  新疆油田公司总地质师支东明表示,玛湖油田现有的10亿吨级发现,是“真金白银”的10亿吨,经得起历史和实践的考验;除此之外,近两年已有共计37井44层获得工业油流,剩余出油井点还有50余口,预计还有10亿吨级资源大场面。

  一井一策:找到有针对性的开发技术路线

  如此规模的储量,如果不能实现有效动用、高效动用,“感觉都对不起玛湖油田发现过程中面临的那些世界级理论和技术挑战”。

  支东明表示,在物性上,砂岩细小,砾岩粗大。这种岩性差别决定了常规砂岩油藏开发技术用于砾岩,效果不理想。更何况,玛湖凹陷区含油层埋深较大,物性变差,孔隙度一般小于12%,渗透率小于5毫达西,加上大小砾岩混杂,非均质性极强。必须基于对地下储层的精细认识,找到有针对性的开发技术路线,答案就是:水平井+体积压裂。

  事实上,在探索低渗砾岩开发主体技术过程中,有过数不清的试错,比如直井衰竭式、直井注水、水平井+体积压裂的对比试验,证实了直井衰竭式试验区产能低,注水试验区不见效,平均单井产量仅4.2吨/日;而水平井试验效果最佳。

  以生产周期最长(5年)的玛132-H井为例,采用水平井+体积压裂技术,累计产油量与同一地区直井相比提高了7倍以上。地质工程一体化研究还综合考虑地质、力学、物性等因素,建立了 “四参数五区域”的裂缝系统评判图版,实现了“一井一策”的个性化压裂设计。

  玛湖正在成为国内原油上产新增长极

  说“真金白银”时,支东明底气十足。

  底气不光来自迄今12.4亿吨储量,更来自到2017年底累计建成的605万吨“已拿出手”的产能。

  他透露,中国石油现已成立玛湖勘探开发建设指挥部,举集团之力全面展开玛湖凹陷产能建设。从现在起的三年内,以每年超百万吨的规模新建产能,到2020年累计建产超过1000万吨,年产量达到500万吨以上。

  目前,中国石油调集多达70部钻机在玛湖全面开钻,集中了工厂化作业大平台8个,大幅提高了钻井液重复利用率(达到50%),缩短了钻探时间(6天),并可大幅提高压裂效率,简化地面配套设施,直至降低成本。玛湖大油区正在成为国内原油上产新的增长极。

  “从目前现场开发建设情况看,全面超额完成2020年累计建产千万吨目标没有问题,并能够保持15年稳产”,支东明如是说。

  不留退路的选择

  “没有第二种选择”。

  这是中国石油副总经理侯启军日前在准噶尔盆地2018年勘探技术座谈会上的原话;而对新疆油田来说,集团公司的这个决定是不留退路的。

  它基于两大背景:在国家层面,我国从2017年开始成为全球第一大能源进口国,原油对外依存度已达到70%,超过美国历史最高峰。在中国石油层面,由于资源递减客观规律,以大庆油田为代表的东部油田进入产量递减高峰期;为保证国内有效供给,必须由其他油田增产、稳产来弥补。

  谁来担当这样的资源接替?与会者达成共识:鄂尔多斯盆地的长庆油田“近几年每年上产200万吨,目前已经进入硬稳产阶段”;而继鄂尔多斯盆地之后,首推准噶尔盆地,“没有第二种选择”。位于准噶尔盆地的新疆油田,作为油气资源西部接替东部的主力,“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责编:初梓瑞、贺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