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百炼成钢铸重器

2018年09月14日08:30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原标题: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百炼成钢铸重器

左上:乌东德水电站大坝工程施工现场。施进军摄

右上:白鹤滩水电站右岸地下电站肘管吊装现场。余雄飞摄

下图:柬埔寨额勒赛下游水电站的电站拦河坝。 余雄飞摄

位于湖北宜昌的三峡大坝是世界第一水利工程。在其建设过程中,中国水电人曾创造了多项国内外工程施工奇迹。如今,水电建设已走过“众志成城建大坝”的阶段,运用新材料、新设备、新工艺的“智能建造”成为主流。

作为水电建设“国家队”,中国能建葛洲坝集团三峡建设公司参建或承建的水电装机规模接近8000万千瓦,占我国水电总装机规模3.39亿千瓦的23%。多年来,该公司一直秉承“三峡”精神,重创新,强责任,努力打造标杆工程。

“大国重器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我们必须要自力更生,进一步提升自主创新能力。”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董事长周建华表示。

啃最硬的“骨头”

随着西电东送工程的启动,长江上游的金沙江成为我国水电开发“主战场”。这里在建的水电工程中,既有世界上最薄的300米级拱坝乌东德水电站,又有装机规模世界第二的白鹤滩水电站,每个项目都考验着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的技术实力。

乌东德水电站大坝是葛洲坝人独立承建的项目。因当地“两崖峻极若登天”,昼夜温差又极其悬殊,业界都认为它是一块“硬骨头”。

中国能建葛洲坝集团乌东德施工局混凝土工程处副经理周平告诉记者,这样的环境对大坝混凝土温控技术是极大的挑战。“国际业界一直有‘无坝不裂’的说法,我们的目标就是在恶劣天气条件下建成一座无裂缝的双曲拱坝。”

“越是传统行业越要插上‘信息化的翅膀’。经过艰苦攻关,我们自主研发出拱坝智能建造系统,目前已经实现大坝建设和运行‘数字化、信息化、自动化、可视化’。”周平介绍说,该系统集成了物联网技术、数据筛选分析技术、三维仿真技术、预警预判等,可在大坝混凝土浇筑、温控、监测、蓄水等建设运行全过程实现实时控制,时刻对大坝“身体状态”保持关注。

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还加强了混凝土浇筑、大型洞室顶拱、高边墙锚索等施工技术超前研究、规划与推广,百余项大坝技术脱颖而出。

8月16日,乌东德水电站地下厂房内灯火通明、焊花四溅,数百名工人正加紧实施蜗壳焊接和混凝土浇筑。当天,首台机组顺利浇筑封顶。

乌东德施工局局长张建山说:“三峡大坝使用的是600兆帕的钢板,焊接难度比传统材料增加了40%,但可大大提升工程耐久性。新材料的运用将使大坝更好服务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要。”

据张建山介绍,在大坝建设过程中,他们还首次运用了全坝段低热水泥、智能灌浆系统等关键技术。“截至目前,我们的科技授权专利已达675项,9项工法被评为国家级工法,53项工法被评为省部级及行业级工法,这些技术创新成果已经广泛应用于国内外重点水电工程建设中。”

“‘啃硬骨头’需要非常强健的‘牙齿’,也就是科学技术,这是建好国家重点工程的根本。”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总经理李国建说。

今年上半年,乌东德大坝累计完成混凝土浇筑113万立方米,大坝平均上升133.7米,未发现温度裂缝。“无裂缝大坝”距离建成不远了。

接最烫手的“山芋”

乌东德下游182公里处有另一座巨型水电站——白鹤滩水电站。该水电站总装机容量1600万千瓦,仅次于三峡水电站,建成后将成为世界第二大水电站。

由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承建的白鹤滩右岸地下厂房位于坝肩上游山体内,施工单位要克服高地震烈度、坝身大泄量、柱状节理玄武岩松弛变形控制等多个世界性难题,用“烫手山芋”来形容它一点都不为过。

资料显示,地下电站厂房洞长438米,顶拱跨度34米,高88.7米。“这个洞室属玄武岩地质,岩石极易破碎、掉落,影响施工安全。”白鹤滩施工局局长龚世柒指着洞壁上密密麻麻的锚索告诉记者,在这个地下电站里,仅锚杆就有56.56万根,锚索5268束,比同规模电站多一倍。

“别看它不起眼,它可是真正的国之重器。”龚世柒告诉记者,白鹤滩左右岸地下电站厂房将各安装8台单机容量为10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水轮机组,彰显了我国重大工程装备的先进水平。

针对厂房开挖断面尺寸大、埋深大、地应力高,围岩地质条件复杂,岩性多变等难题,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技术团队大胆创新,采用“先洞后墙,浅层分块,薄层开挖”的方式施工,按照“短进尺、弱爆破、勤支护”的原则开展工作。同时,对厂房岩锚梁以上吊顶支撑柱提前施工,并装配了3台顶拱锚索施工台车。这一举措直接节约工期一年半以上,节约各项费用近1000万元,可创造发电效益14.4亿元。

近年来,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技术团队先后攻克了一系列技术难题,研发推出深竖井高架门机提升设备、可横向移动伸缩式钢模台车、滑模平台姿态监控系统、顶拱排险清撬快速拆装作业平台等10余项科研成果,并全部运用到施工现场中。

“金沙江梯级水电站是代表着世界水电最高水平的创新工程和智能工程,建设规模之大、难度之高、影响之深远位居世界水电工程前列。”周建华表示,作为水利水电行业“领头羊”,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仍将继续坚持自主创新,从高、从严、从实抓好工程建设。

挑最重的“担子”

2017年8月4日,在安哥拉栋多市宽扎河畔,安哥拉卡库洛·卡巴萨水电站正式开工。作为施工联营体的牵头方,又一副重担压在了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身上。

安哥拉卡库洛·卡巴萨水电站是目前中资企业在非洲承建的最大水电站,被誉为“非洲的三峡工程”。该工程建成后将极大缩小安哥拉电力供求缺口。

据介绍,该项目规划装机容量为217.2万千瓦,计划在80个月内建成,建设高峰期将为当地提供近万个就业岗位。除此以外,公司还将负责电站4年的运行和维护,并为安哥拉培训一批专业的电站运营管理和技术人才。

安哥拉能源与水资源部部长博尔热斯表示,卡库洛·卡巴萨水电站建成后年发电量达89.8亿千瓦时,不仅能够有效满足安哥拉国内电力需求,而且有望推动当地电力资源出口到纳米比亚或南非,帮助安哥拉电力产业成长为支柱产业。

“能承接如此重要的国际工程,一方面得益于公司过硬的施工和技术水平,在大江大河截流、筑坝、地下工程、大型机组安装等领域占据行业技术制高点;另一方面也得益于集团‘走出去’的强劲步伐。特别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公司全力推进国际水利水电市场开发,有针对性地制定国别市场开发策略,国际业务取得巨大突破。”周建华举例说,在印尼阿萨汉水电站建设过程中,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凭借世界巨型电站群施工建设积累的管理经验和科学技术,顺利完成亚洲第一高和第一大钢制调压塔安装施工,仅用27个月就完成了原计划36个月的施工任务,葛洲坝“三峡”品牌在海外站稳了脚跟;在柬埔寨额勒赛下游水电站建设过程中,公司承建了上、下两座水电站的拦河坝工程,实现了“当年开工、当年截流”的目标,创造了多项“额勒赛速度”,并荣获2015年度中国电力优质工程奖(境外工程)。

从印尼阿萨汉水电站到柬埔寨额勒赛下游水电站,再到现如今的安哥拉卡库洛·卡巴萨水电站,该公司已在印度尼西亚、塞尔维亚、波黑等14个“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和地区设立了代表处或分支机构,为各地基础设施建设注入了新动能。(记者 郑明桥 柳 洁 通讯员 黄为涛)

(责编:王绍绍、贺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