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起再次创业 目标锁定千亿产业集群

2018年10月22日16:34  来源:中国能源网
 
原标题:奋起再次创业 目标锁定千亿产业集群

总投资金额为700亿元,园区远期规划面积为23.02平方公里,项目全部建成后,预计可供直接就业岗位上万个,间接就业岗位约2.5万个。该园区名为十户滩新材料工业园区,设在十户滩——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八师石河子一个原先只有十户人家、临近沙漠边缘的戈壁滩上。在此,新疆天业迈出了“奋起再次创业、打造千亿天业”的步伐。

一堵围墙将荒凉的土丘隔开,围墙外是一堆一堆长满红柳的土丘,荒凉寂寞地延伸到天际;围墙内是挖掘机、运输车、吊车等有序作业,如火如荼的建设场景。

这片已开始热闹起来的荒凉之地距离新疆石河子市北65公里,要承载的是“五个百万吨煤基新材料”为核心的产业集群,即年产百万吨合成气制乙二醇工程、年产百万吨煤基烯烃新材料工程、年产百万吨氯碱化工新材料工程、年产百万吨特种聚酯及化纤新材料工程、年产百万吨芳烃及配套炼油工程。新疆天业“奋起再次创业”,将现代煤化工、盐化工、石油化工三大板块融合,荒凉的十户滩最终将被打造成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多产业耦合发展的低碳、绿色化工新材料产业园区。

踏入十户滩新材料工业园区这片热火朝天的施工现场,恰逢新疆天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宋晓玲来开现场会,于是有了这样一场对话。

问:新疆天业为何会提出十户滩新材料工业园区项目为“奋起再次创业”?

宋晓玲:天业人一直有着强烈的忧患意识,想做百年企业,就得未雨绸缪。

新疆天业集团前身是一个濒临倒闭的玻璃厂,最初生产农用薄膜和烟草膜,后做节水滴灌,再到氯碱化工、到现在的高端现代煤化工。

一步步走来,我经历了企业发展的辉煌,也感受到了老厂倒闭的悲凉。一个企业的倒闭,对于员工的伤害,是最大的,因为他们的岗位就这些,工作、技能毕竟是有局限性的,尤其是年纪大的老员工,再次就业是非常难的一件事。

都说做企业是如履薄冰,我深有同感,接过这份(董事长)重任,我常常是半夜惊醒,新疆天业这么好的一份资源交给我,我有责任把它做好,并发扬光大。有时一个决策的失误,毁的是企业的根基,破灭的是全公司上万人的梦想,年青人一代一代地成长,我们一茬一茬地退休老去,不能说干到中途企业倒闭了,你必须得留给后人一个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平台。

我常常告诫管理者要把员工装在心里,我们的报告一般都是不过夜就批了,员工报到你这里,对你也许是小事,但是对于他们是大事,所以反馈一定要及时。

企业的发展,都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我们做的PVC虽说成本低、质量好,毕竟是传统的工艺,面临很多挑战,哪天出现了革命性的新技术,就可以直接被替代了。所以我们在经营好原有产业的基础上,还得放下一切所谓的老本,再次创业。

问:您刚才提到,有时一个决策的失误,毁的是企业的根基,破灭的是全公司上万人的梦想,那么这个十户滩项目的规划,又是经历过怎样的磨砺才决定下来的?

宋晓玲:这源于我们八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八师)的产业规划,石河子市让我们天业承担这个任务,初步拿出个思路来。天业也在时时刻刻考虑着未来的发展规划,所以抓住了这个契机。

2016年春节前,我再次带队去内地调研。作为国有企业,选任何项目,首先要符合国家规划的发展方向、符合产业政策、符合当地的发展优势。

内地高、精、尖的项目特别多,但是是不是适合新疆,是不是适合天业,都需要因地制宜。

经过调研、筛选、规划,我们确定了这种清洁高效的现代煤化工项目,提出了打造千亿园区、千亿企业的产业规划。

一是因为煤化工刚好和我们现在的盐化工(氯碱化工)有一个结合,可以将相关技术嫁接过去,把我们的强项发挥到极致。

新疆煤炭资源丰富,早在五年前新疆天业就已经开始了小规模地尝试将传统氯碱化工与现代煤化工结合:2012年12月,新疆天业年产5万吨乙二醇、3万吨1,4丁二醇项目顺利建成投产;2015年二期年产20万吨乙二醇和17万吨1,4丁二醇项目建成投产。所以,做这个千亿园区、千亿企业的产业规划,我们是有基础的。

二是与我们公司提出来的多元化差异化发展吻合。因为产品单一,聚氯乙烯市场一旦不好,整个企业效益就下滑,2014年、2015年我们都经历过,这样企业的生存能力就非常弱。煤化工产品就是这样一个能帮我们企业反周期抗风险能力强的产品,可以作为企业的另外一个增长点,可避免聚氯乙烯价格下跌时企业全部效益下滑。

企业就是要强调效益,没有效益怎么发展。

三是新疆天业的资源和团队优势可以在这个项目中发挥到极致。

新疆天业有着沉淀多年的优秀平台与团队:博士后工作站、院士工作站,还有国家级的技术中心、工程中心、研究院,并且有着一批专家顾问。新疆天业与内地知名的各大科研院校都有密切合作,特别是浙江大学,还有清华大学,我们可以借他们的力量,他们也需要我们的平台。在研发等离子煤裂解制乙炔等方面,他们给我们培养了很多人才,我们也帮他们培养了一些博士生。

公司建有梯队式人才队伍,很多都是自己培养的骨干和引进的大学生。公司高管,都是从基层做起,参与当年的项目建设,与企业一同吃苦、一同经历着经济形势的变化,也能够理解企业为何这样发展并全力以赴地支持。我们都是从年青时走过来的,所以一定要给年青人机会。如果他干不下来也无怨无悔,而对于有上进心的人才公司会继续给更高的平台,并创造机会让他继续深造。人人心中光明磊落、坦坦荡荡、有着创业的激情、忠诚感恩的心、有着干事的动力、有着创新的精神,这样的一个团队,奠定了天业成为引领行业的领军企业的基础。

当然,新疆天业的团队也会在这个更加广阔的平台中得到更好的成长。

问:创新是新疆天业基业长青的生命力,在十户滩新项目中,又有哪些创新的东西?

宋晓玲:创新一直是新疆天业做大做强的动力。不管进入哪个行业,新疆天业的目标就是要引领这个行业,做这个行业的第一!

在氯碱行业中,新疆天业第一次使用干法乙炔、第一次使用电石渣制水泥;在节水农业中,新疆天业开创了中国膜下滴灌节水技术、膜下滴灌水稻栽培技术等多项填补国际国内行业空白的关键技术,改变了中国传统几千年的农业栽培模式,天业膜下滴灌节水技术、膜下滴灌水稻栽培技术等核心技术,已成功推广到全国29个省,自主研发出来的滴灌节水器材,现在生产规模是每年600万亩,累计推广已经达到7000万亩。

新疆天业在产品研发上的投入,平均下来占销售收入的3%。集团公司2017年度十大科技创新工程项目之一“聚氯乙烯树脂品质提升创新工程”投入的经费就高达6700万元。

十户滩新项目的创新,首先是装置的大型化,由2015年初试煤化工的20万吨乙二醇装置升级为100万吨/年合成气制乙二醇,目前在建的是一期工程60万吨/年合成气制乙二醇项目,该项目DMO合成系统已经进入钢构安装。

其二是品质的进一步提升,产品更具稳定性、满足用户对质量的更高要求。

再者是环保上的严要求,新项目的建成投产必定会有新的废物产生,我们也接下了兵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更大的科研难题,有些局部范围还是世界性难题。

然后就是我们催化剂方面的创新,更新换代的最终目的是成本更低、质量更优、投资更少。

天业的这种创新精神和文化已经渗透到了企业发展的方方面面,根植到了每个天业人的思想意识中,必然也会渗透到新项目的每个细节中。

在现代高效清洁煤化工项目中,一种煤可以生产出40多种产品,我们天业生产10多种,其余的通过招商,我们提供中间产品、公共设施,希望能引进更多的上下游企业,借助我们的平台来发展。

采访手记:宋晓玲就像一位邻家大姐,眼里带着笑意,语气干脆利索。新疆天业集团的工业产值占比超过新疆石河子市的20%,身为董事长的宋晓玲没有谈什么高、大、上的内容,拉家常一般聊起了对企业的感恩,对老员工的体恤,对新员工的疼惜,言语之间满满的温情。

700亿的项目,直接以“十户滩”这个荒凉的名字命名,有人提议改一改,宋晓玲说,新疆石河子,因玛纳斯河岔流枯水期卵石裸露得名,曾为驿站。原仅有居民20余户,军垦战士在茫茫的戈壁荒原上开始修建这座军垦新城。新疆天业奋起再次创业,在这片仅有十户居民的荒凉之地打造千亿园区、千亿企业,建一座现代化工业城,也是向军垦战士致敬。

宋晓玲的父亲曾经是一名军人,后进入工厂,成为了厂里的顶级钳工。经常与父亲去工厂的宋晓玲感受到厂领导与职工眼里的尊重,为父亲自豪而骄傲。家庭氛围的潜移默化,教会了她责任、善良与担当:“我经常说,一个单位就是一个家庭,家长对孩子,管理者对员工的影响都是潜移默化的,必须要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般去对待员工。”而公司内也有一大批新疆天业人,身上流淌着军垦战士的血液,继承了军垦战士坚韧、务实、善良、悲悯、宽厚、包容的性格。

站在这片广阔大地上,听着机器轰鸣,最触动我的不是这座未来工业城的宏伟与辉煌,而是天山脚下一代又一代人的悲悯情怀。(文/京连、李彤、轩书彬)

(责编:王绍绍、贺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