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成民:敢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王静

2019年06月14日10:56  来源:人民网
 

牛成民,现任中海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渤海石油研究院地质总师,2016年被聘为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勘探专家,是一位怀抱海洋强国梦的石油科研工作者。

工作30年来,牛成民一直奋战在油气勘探最前线,从初出茅庐的勘探小兵到载誉满身的行业专家,他不忘能源报国初心,在蓝色大海间寻油找气,探求大油田、大气田的脚步从未停歇。他长期致力于渤海油气勘探领域,完成的科研成果荣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7项,发表重要学术论文50余篇。

2018年,中国海油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加大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渤海油田在沉寂了十余年的渤西老探区一举发现中国东部最大整装凝析气田——渤中19-6气田,让中国海洋石油的发源地再度焕发青春。渤中19-6气田的发现,牛成民功不可没。

面对勘探工作,敢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牛成民经常说一句话:面对充满不确定的勘探工作,要敢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工作30年来,他辗转渤海油田渤西、渤南等多个探区,做过许多在别人看来“不可理喻”的工作。

在担任渤南勘探项目经理时,他发现某些油田的油水关系很奇怪,钻井和属性都揭示储层分布稳定,高的井是水,低的井却是油。面对这个传统石油地质学理论方法难以解决的科学问题,他大胆提出“隐性走滑”断裂概念及控藏机理。面对专家质疑,他敢于坚持,最终被业界高度认可,并依此发现了莱西构造带垦利9亿吨级油区。该控藏机理在中海油国内和海外探区得到推广应用,取得了一批重要勘探成果。

无独有偶,他创新建立的断裂-火山岩联合控藏模式也是在质疑声中不断完善壮大。面对传统方法无法进行的火成岩发育区构造解释难题,他提出全新火山岩控圈控藏模式,研究成果历经无数次的审查、无数次的质疑,最终获得专家认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首钻预探井就获得百米油层,钻探成果获得中海油年度油气勘探重大发现特等奖。

大油田装在地质家的“脑海里”

石油行业有一句话:大油田装在地质家的“脑海里”。牛成民就是这样一个脑子停不下来的人,他喜欢思考,喜欢“琢磨”。面对繁杂的勘探工作,他始终不忘给自己留一个“安静角”,缕析每一口井的“得失”。

垦利6区目标研究是牛成民工作多年来最难忘的经历之一,该区位于渤海海域的东南部,渤海油田历经40余年勘探,这里一直是勘探“禁区”,主要原因是由于这个地区地震资料品质非常差,难以满足钻探要求。该区构造解释方案一人一个想法,甚至同一个人睡一觉醒来想法又会有新变化,该区以往虽历经多轮次研究并进行过井位汇报,但未能通过专家审查。

内蒙汉子牛成民身上总有那么一股“轴”劲儿,他始终坚持认为垦利6区存在着巨大勘探潜力。在他的坚持下,垦利6区目标审查再次被提上日程,公司要求必须在1个月内给出设计方案。一个月的时间,晚上和周末他都在办公室度过,饿了就泡碗方便面,困了就躺在行军床上眯一小会儿。有同事打趣说,那段日子每次去他办公室都能闻到一股泡面味儿。

一个月后,该构造区迎来公司风险委专家的审查,他做了渤海油田史上最长的一次井位汇报,417张片子一上午没讲完,下午又讲了1个小时。他的汇报得到专家的高度认可,一次性审查通过了3口井位。井位钻探实施后,其中1口井获得百米油层,成功破除禁区“封印”。

在渤西项目队那几年,渤西探区还是勘探冷区,少被关注,与生俱来那种找油的直觉让牛成民始终相信渤西会有“好东西”。在不理解、甚至不信任的目光下,他带领团队提出在渤中凹陷钻探渤海海域第1口深埋潜山井的方案。经历了多轮专家的审核,他用扎实的基础研究、可靠的地质论证说服了风险委并于2011年实施钻探,并在深埋潜山首获天然气发现。由于钻探成本限制,评价工作未能继续,但该井首次突破了渤海5000米井深,并为后续深埋潜山勘探突破——渤中19-6大气田的发现奠定了基础。

敢打硬仗,科技创新助推勘探老区走出低谷

2014年,牛成民担任渤海石油研究院勘探研究所所长期间,渤海区域几个区块都有勘探突破,唯独作为勘探老区的渤西无一斩获。虽然依靠其它区块的勘探发现就足够完成储量任务,但对于曾担任过4年渤西勘探项目经理的牛成民来说,老探区的“低迷”就像一根刺,长在他心里,让他夜不能寐。他想,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让渤西走出低谷!

牛成民主动向公司申请,将他作为勘探专家申报的科研项目经费投向渤西探区。他这一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举动,无疑于给自己戴上了一个“紧箍咒”。

当所长很忙,牛成民经常从早到晚都歇不下来。但是协同攻关的事情,他天天放在心上,并且亲力亲为。通过产学研用一体化协同攻关,牛成民带领项目组创新提出5种油气成藏模式。理论的突破和认识的创新为渤西勘探带来了新思路,指明了新方向,一连获得了曹妃甸6-4和曹妃甸12-6两个大中型商业发现,并雕刻出了他魂牵梦绕的潜力天然气构造雏形——渤中19-6潜山。

2018年,持续引进消化吸收,持续否定突破创新,终获中国东部最大整装凝析气田

2017年底,牛成民又开启了新的征程——担任渤海石油研究院地质总师。刚上任恰逢渤中19-6潜山勘探伊始,面临诸多科学难题,渤海湾盆地是个碎盘子,油气勘探60余年,一直没有大气田,渤中19-6-1井虽获得较好发现,但渤海还没有成熟的经验和理论指导该区的勘探评价。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牛成民不信渤海人搞不好潜山。他带领研究院勘探科研团队,不断学习国内外潜山勘探经验,组织技术人员前往陆地油田深入调研,多次邀请业界专家现场讲课、带队野外地质考察。结合渤海湾盆地潜山形成演化特点,通过不断地“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逐步完善该区的成藏理论体系。

在渤中19-6气田2Sa井钻探之后,牛成民把目光聚焦到了潜山里面那如“网格”般若隐若现的内幕断层,那阵子,一有空就跟项目成员约到机房,一张张剖面指间眼前不停切换 ……慢慢的“突破传统300米储层限制”的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7井,是改变渤中19-6气田命运的一口关键井,牛成民和团队成员守在实时动态前,抢时窗攻关论证。第1次加深、第2次加深收到显著成效,牛成民没有就此“收手”,通过随钻曲线挖潜,他审慎地提出第三次和第四次加深建议,最终,探井加深进尺增加400多米的气层,确定了渤中19-6气田千亿方储量规模。

渤中19-6大型整装凝析气田探明天然气储量超千亿立方米,创造了渤海海域有史以来最大的天然气藏发现。除了巨大经济效益,该气田还首次揭示了一系列新的理论认识。经专家鉴定创新理论达到国际领先水平,成果对油型盆地、活动断裂带和潜山天然气勘探均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工作30年来,牛成民担任项目经理期间带领项目组创新研究发现大中型油气田十余个,为国家贡献三级石油地质储量5.6亿立方米油当量,目前担任地质总师,肩上的责任更大了,他用科研工作者的创新和韧劲儿践行着海洋强国梦,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做出重要贡献。

(责编:王静、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