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楷模”王启民——一生奋斗为祖国建设“加油”

2019年10月10日09:2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这是一种不解之缘——2019年9月26日,是大庆油田发现60周年,也是他82周岁的生日。

  他为石油而生。是他,挑战油田开发极限,推动大庆油田连续27年年产原油5000万吨以上,创造了世界同类油田开发奇迹,为祖国建设、发展源源不断地“加油”。

  他叫王启民(见上图,新华社发),大庆“新铁人”,“人民楷模”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

  眼前的王启民,像个邻家老人。由于长期野外作业,他早年患上类风湿强直性脊椎炎,有些驼背。但一谈起攻克的那些石油开采难题,便神采飞扬。

  1960年,还在北京石油学院读书的王启民,来到刚开发的大庆油田实习。“当时,几万会战职工住地窨子、啃窝窝头,人拉肩扛、爬冰卧雪也要为国家找油。”他被这种场景震撼,毕业后毅然重返大庆。

  当时,外国专家的一席话深深刺痛了他的心。“他们说,中国人根本开发不了这样复杂的大油田。”王启民回忆。

  “可这个油田是国家之宝啊!”王启民说,铁人王进喜说了,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把国家的需求作为奋斗的方向,干劲就来了。”

  王启民等几个年轻人写了一副对联——“莫看毛头小伙子,敢笑天下第一流”。横批“闯将在此”。“闯中有马,我们把‘马’字写得大大的,突破了‘门’框。”王启民说,我们一定要闯出天下一流的开发路子来。

  挑战迎面而来。早期,由于缺少经验,大庆油田只能套用外国“温和注水,均衡开采”方法开发,结果造成油井含水上升快,原油采收率一度不到5%。长此以往,将对油田带来极大破坏。

  “大庆油田地下构造千差万别,有富油层,也有薄差油层,怎么能以同一个水平开发呢?”王启民质疑。通过不断试验,他提出“非均匀”注采理论,使日产百吨以上的高产井成批涌现,为大庆油田原油上产提供了重要保证。

  上世纪70年代,一面是国家急需更多的原油,一面是随着开采程度加大,油井平均含水明显上升,油田开发又一次面临严峻考验。

  1970年,王启民和试验组一行在油田中区西部开辟试验区。“有的井含水量上升,得赶快想办法。当父亲的干啥,就是给孩子治病啊。”他把油井当作自己的孩子。

  吃、住、办公几乎都在现场,王启民和团队坚持了10年。3000多个日夜,他们白天跑井,晚上做分析,和无言的地层“沟通”,终于绘制出了大庆油田第一张高含水期地下油水饱和度图,揭示了油田各个含水期的基本规律,发展形成了“六分四清”分层开采调整控制技术。1976年,大庆油田年产原油攀上5000万吨。

  为接续高产稳产,王启民又把目光瞄向了表外储层,这是被国内外学界认定为“废弃物”的油层。“这些油层虽然薄、差,但层数很多,储量丰富。”王启民认为,既然禁区是人设定的,就能打破它。

  在质疑声中,一次次失败、一次次纠错、一次次再来……王启民带队对1500多口井逐一分析,对4个试验区45口井进行试油试采,终于找到了开发表外储层的“金钥匙”。这项技术使得大庆油田新增地质储量7亿多吨、可采储量2亿吨。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吃苦就是最基本的准备。宁肯把心血熬干,也要让油田稳产再高产。”这是“新铁人”的宣言。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大庆油田主力油层含水超过90%。王启民坐不住了,带队开展“稳油控水”技术攻关,使3年含水上升不超过1%。到2002年,大庆油田实现了连续27年,年5000万吨以上的高产稳产。

  如今,年过八旬的王启民还坚持每天来到办公室。“退而不休”的他又开展起新能源技术研究。“我虽然岗位退了,但有责任为年轻科研人员成长当好人梯。”王启民说。

  对于经手的技术报告,他关注到小小的标点符号,总是习惯用铅笔在报告上标注。“这是平等探讨。”王启民表示,如果有不同看法,可以随时改过来。

  “要有铁人的‘拼’,‘十年磨一剑’的‘傻’,向各种人物、事物学习的‘智’。”这是王启民自创、秉持的新“三字经”。

  从23岁北上来到大庆油田,王启民奋战在这片热土,整整60年。

  “我只是个普通代表,荣誉属于大家。”王启民说,回首走过的岁月,感慨万千,仿佛又看到了“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震撼场面,又回到了探索先进勘探开发技术的火热一线。

  (据新华社电  记者闫睿)

  《 人民日报 》( 2019年10月10日 07 版)

(责编:杜燕飞、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