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中东部最大地下“天然气银行”

2019年10月24日08:36  来源:经济参考报
 

  从河南濮阳市驱车向东南三十多公里,便可到达中原油田开发腹地文留镇。在其东北部的一大片空地上,几栋不起眼的建筑矗立,红黄配色的管线交织,很难想象这里8万平方公里的地下有着我国在建的中东部最大“天然气银行”——中国石化天然气分公司文23储气库。

  地下储气库,就是将天然气重新注入地下可以保存气体的空间而形成的天然气气藏,是集季节调峰、事故应急供气、国家能源战略储备等功能于一身的能源基础性设施。

  “它就像一个罐头,里面的东西吃了但罐子还在,我们接着利用这个罐子,就像银行一样,在用气较少的时候,把天然气注入其中保存起来。等到了用气高峰,再把它取出来。”中国石化中原储气库有限责任公司党总支书记、副总经理顾水清如此比喻。

  作为国家“十三五”重点建设工程,文23储气库便是利用已经枯竭的中原油田文23气田主块改建的,北连天津LNG接收站和鄂安沧管道,西通华北大牛地气田和榆济管道,东接青岛LNG接收站和山东管网,设计库容104亿立方米,最大调峰能力3600万方/天,能够极大缓解华北地区乃至全国用气高峰期间的用气紧张局面。

  其中,一期工程设计库容84亿立方米,建设有1座注采站、12台压缩机组、8座丛式井场、11座单井井场、77口气井及配套集输管道,今年8月1日全面完工,进入全面注气阶段。

  在八号丛式井场,顾水清指着现场的设备和管线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澳大利亚、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液化天然气“乘船”到达天津LNG接收站,气化后通过管道到达采注站,经站内过滤分离、压缩机增压,外输至丛式井场,由新注采井注入地下储气库。

  据介绍,自今年1月16日压缩机试车以来,随着新井的投入,文23储气库日注气量由150万方稳步提升至1500万方。在供暖期渐近的情况下,气源相对不足,但还是尽可能多注气。年初计划注气20亿立方米,目前实际注气量已超过27亿立方米,今年11月底注气将全部完成,预计届时达到28.56亿立方米左右,待储气库真正运营时,可为京、津、冀、鲁、豫、晋等省提供最大3000万方/日的采气能力。

  顾水清透露,正在和中国石化天然气分公司生产运营部进行沟通,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气源调配。同时,在国家有关部门要求的6000万—8000万方应急采气任务的基础上,进一步优化采气能力,对整个地下的气藏进行动态分析,今冬尽量多采气。此外,在管网互联互通方面,下一步还要打通关键的节点,目前正在跟中石油一同进行相关的工作。

  《国务院关于促进天然气协调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8〕31号)》明确,到2020年,供气企业要拥有不低于其合同年销售量10%的储气能力。在此背景下,中石化加速提升储气调峰能力,在积极推进文23储气库、文96储气库、金坛储气库等已投用或在建项目扩容达产的同时,加快布局中原储气库群、黄场储气库等重点项目。目前文23储气库二期工程核准工作正在进行,已经报至濮阳市发改委,后需报至中石化总部,获批后最晚明年可以开工建设。

  “长远来看,储气库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但是由于投资额巨大且回收比较慢,地方上燃气投资储气库的意愿并不强烈,更倾向于短平快的项目。”顾水清坦言,目前中国储气库运行还未有很好的商业模式。

  他透露,文23储气库总投资超过138亿元,一期工程目前正在试运行期,注气、采气的价格尚未核算,效益如何还难以判断。不过,河南、山东、山西等地政府主动接洽,想租借储气库的剩余库容,未来若可行,将成为稳定的收入来源。(记者 王璐)

(责编:杜燕飞、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