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持续暴跌引发连锁反应

记者 王林

2020年03月25日10:07  来源:人民网-中国能源报
 

  在国际能源署(IEA)署长比罗尔严厉指责沙特等产油大国“不负责任”之后,欧佩克竟然向IEA抛出了联合的橄榄枝。两家机构于3月16日发布联合声明,强调石油市场稳定的重要性。业内认为,这一“联手”实属罕见,进一步证实了未来一段时间内,全球都将在新一轮低油价周期中步履维艰。

  IEA和欧佩克罕见“联合发声”

  欧佩克在其官网上发布了这份联合声明。声明警告称,新冠肺炎疫情可能给全球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潜在且深远的影响,尤其是卫生保健、教育等重要领域的公共支出将变得“异常脆弱”。

  新欧洲网站报道称,比罗尔和欧佩克秘书长巴金多进行了电话会谈,双方均同意保持“密切联系”,同时强调石油市场稳定的重要性,并表示全球多国和油气生产商都感受到了市场极端波动的负面影响。此外,双方还表示,未来会继续就石油市场发展进行定期磋商。

  联合声明中指出,如果当前的石油市场状况持续下去,发展中国家今年石油和天然气收入恐将跌至2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降幅将达50%-85%。两家机构将共同寻找方法,旨在将发展中国家受到的影响最小化。

  IEA指出,与2014年油价大跌相比,许多国家对此轮油价骤降应对不足。比罗尔此前曾表示,沙特和俄罗斯在全球抗疫之时发起石油价格战极度“不负责任”,不仅会破坏遏制疫情传播的努力,同时还在重挫能源市场的稳定性,较贫穷产油国可能因此出现庞大预算缺口。

  “他们的用意之一是打击美国页岩行业,但以当下的价格要葬送页岩行业是操之过急且大错特错。”《金融时报》援引比罗尔的话称。

  欧佩克成员国普遍“很受伤”

  IEA警告称,欧佩克成员国也无法在油价暴跌中“独善其身”。比罗尔坦言:“伊拉克、厄瓜多尔、阿尔及利亚等国都将受到油价大跌带来的‘特别严重’的打击,他们都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需要全世界的支持。”

  美国CNBC新闻网报道称,沙特阿美可能继续上调4-5月原油产量目标,因为沙特对于每桶30美元的油价“非常满意”。而俄罗斯则声称,可以承受长达10年的低油价。3月17日,布伦特原油和WTI双双跌破30美元,前者报29.91美元/桶,后者报28.98美元/桶。

  伊拉克作为欧佩克第二大产油国,特别容易遭受“价格战”冲击,尽管其生产成本相对较低,但仍是欧佩克中经济最不多元化的国家之一,这意味着其财政收入基本只能依赖石油工业。IEA估计,伊拉克或将面临每月40亿美元的预算赤字,不仅无法支付公务员的薪水和养老金,甚至连医疗服务都面临极大压力。

  厄瓜多尔政府已经打算削减开支,该国今年油气收入预计将下降85%。阿曼是欧佩克以外最大的中东产油国之一,油价大降导致阿曼里亚尔兑美元汇率持续走低,该国未来可能需要动用外汇储备。

  有分析师指出,欧佩克成员国普遍高度依赖油气收入,而“价格战”正在让这个组织内部的分裂进一步加剧。

  非洲最大经济体“受伤最深”

  油价网撰文称,尼日利亚完全没有准备好应对这轮“价格冲击”,该国人均GDP较5年前缩水了1/3,这个非洲最大经济体恐将成为油价暴跌中最大“受害者”。数据显示,尼日利亚货币贬值预期走强,使得尼日利亚股指和美元债券近日均创下4年来新低。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在与尼日利亚政府紧密合作,以评估油价急剧下跌可能给其带来的任何负面影响。尼日利亚国会3月13日批准了总统布哈里提出的“227亿美元外债”要求,同时表示将削减预算规模以应对油价暴跌。

  布哈里强调:“如果布伦特原油价格在今年余下的时间里维持在每桶40美元上下,将使尼日利亚出口收入减少约140亿美元。这还是最保守的估计,因为没有考虑对非石油出口的任何不利影响。”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指出,非洲一些严重依赖石油业的经济体,如尼日利亚和安哥拉,经济已受到油价急剧下跌的负面影响。其中,非洲最大产油国尼日利亚受创最重,石油出口占其总出口收入的90%。非洲第二大产油国安哥拉,能源产业约占其GDP的一半、占出口总收入90%以上。该国平衡预算需要油价在每桶60美元左右,如今油价的下跌已使其国债跌至历史最低。

(责编:杜燕飞、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