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让页岩气不再是四川盆地“特产”

2018年07月02日19:21  来源:科技日报
 

创新提出复杂构造区“逆断向斜控藏模式”和“古隆起边缘控藏模式”——这段外行人读起来很拗口的话,是翟刚毅近年来最自豪的成绩单。

作为中国地质调查局油气资源调查中心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翟刚毅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在他的带领下,我国南方复杂构造区页岩气勘查实现重大突破。

创新理论方法,证明页岩气不仅出现在盆地地区

页岩气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中国是一个能源消费大国,我们自产的能源与消耗的能源之间存在缺口巨大,石油约70%依赖进口,天然气38%也需要进口。同时,我们的能源消费结构不合理,清洁能源利用率低,所以我们迫切需要调整能源结构。”翟刚毅说。

而在新的能源格局中,以页岩油气为代表的非常规能源近年来异军突起,成为全球新增化石能源供给的主力。

页岩气是指赋存于富有机质泥页岩及其夹层中,以吸附和游离状态为主要存在方式的非常规天然气。它的成分以甲烷为主,是一种清洁、高效的能源资源。

“美国首先发起页岩气革命,它的能源结构随之改变,并从天然气进口国变成出口国。”翟刚毅说,我国从2004年开始探索学习美国的先进经验,进行页岩气的勘探开发,并已在四川盆地取得突破。

但这些页岩气都是在四川盆地约4亿年左右的地层里发现的,其他地方有没有?“我们国家地质构造非常复杂,如果说页岩气只存在于四川盆地这样的地质构造中,别的地方都没有的话,那我国的页岩气前景相当不乐观。”翟刚毅说,进行页岩气勘探开发必须跳出四川盆地,放眼全国。

从大量地质资料入手,翟刚毅带领团队一一排查可能富含页岩气的区域。历经三四年的努力探索,该团队在贵州遵义的正安县取得四个层位的油气重要发现和重大突破。这是滇黔桂60多年来在油气领域首次取得的重要进展,被院士专家评价是“历史性的、开天辟地的、里程碑式重大突破”。该成果荣获中国地质调查局科技成果特等奖,得到国务院领导重要批示。

“我们的发现证明页岩气不光存在于地质构造稳定的盆地地区,现在正安县已经用上了我们打出的页岩气。”翟刚毅高兴地说。

此后,他继续将复杂构造区页岩气富集成藏理论推广应用到其他地区,在鄂西长阳土家族自治县5亿年前的寒武系页岩中获得了日产7.8万方高产气流。“我马上要去湖北宜昌,对6亿多年前的震旦系陡山沱组页岩气进行水平井压裂,力争在全球最古老地层取得突破。”采访当天,翟刚毅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翟刚毅等人的努力打开了我国页岩气勘探开发的新局面。目前,我国的页岩气可采储量居世界前列,已形成重庆涪陵、四川长宁、威远、富顺—永川、云南昭通五大产区,探明储量10455亿方。

“冒点气泡泡”,用踏实勤奋交出亮丽成绩单

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之前,有不少企业曾在四川盆地以外的地方尝试找寻页岩气,但效果都不理想。“我们之所以能做到,可能跟我之前几十年长期从事基础地质工作的积累分不开。”翟刚毅感慨。

2012年,在国家大量精简机构的情况下,中国地质调查局油气资源调查中心成立。在这之前,我国一直没有一支“国家队”系统进行油气资源的摸底调查工作。翟刚毅从中国地质调查局基础地质调查部调至该中心,任分管业务工作的副主任。

而在此前,他从基层技术人员干起,曾多年奋战在西北,甚至西藏等无人区,主管全国1∶25到1∶5万区域调查填图工作;同时作为主要人员,他参与的“青藏高原地质理论创新与找矿重大突破”项目,2011年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说实话,这是个新单位,人员也都是从四面八方来的,比较难协调。所以,在成立之初我也没想到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这样的成绩。”翟刚毅坦言,当时只知道一步一步地干,“就像翟光明院士说的,搞油气的必须乐观”。

除了乐观,责任也是驱使翟刚毅前进的动力。“中国地质大学王成善院士告诫我,你要搞油气必须‘冒点气泡泡,漂点油花花’,意思就是必须得见实效才行,所以这是个半点懒都偷不得的工作。”他说,国家花那么多钱成立这个单位,就是让我们去给企业打前站,我们只能踏踏实实地加油干。

直到现在,即使到了快退休的年纪,每年翟刚毅仍有三四个月要在野外考察中度过。去年,他荣获全国最高层次的地质科学奖——李四光科技奖野外奖。“科研人员要将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这就是我们的真实写照吧。”他笑言。目前,翟刚毅任国家重大地质科技专项——“页岩气资源评价方法技术与勘查技术攻关项目”首席科学家和国家地质调查专项——南方页岩气基础调查工程首席,带领团队继续奋战在野外一线。(记者 操秀英)

(责编:初梓瑞、庄红韬)